網頁

2015年12月25日 星期五

回憶也覺溫暖

回想起幾年前一個晚上在蘇州街頭問路的情景, 心裡仍覺溫暖, 那位萍水相逢的小姑娘不止心地好給我清晰指路,  而且說話溫婉動聽, 令我對蘇州這城市頓生好感.  問路不過是小事一樁, 助人者和被助者短暫的交流感動了我, 全因那位小姑娘讓我覺得這個世界多美好.  昨天路過一商場, 看見迎面而過的一位女孩掉了零錢包在地上沒察覺, 我趕緊叫回她告訴她掉了東西, 她回轉身拾零錢包時有沒有說謝謝我沒留意, 因為我沒停步繼續向前走, 不過做了這事情後我同樣感覺心底一陣暖意.   於自己不過是舉手之勞的事情, 卻幫助到別人, 予人方便, 這種事情若人人樂意去做, 我相信會令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趕搭巴士的經驗很多人都有過,  遠處見巴士停站, 於是跑快幾步希望能趕得及乘搭, 可是趕到巴士站時巴士剛關上門開行, 司機明明見你跑來只差幾秒鐘都沒情講, 車照樣開走, 你說氣不氣人?  不過有時也會碰上好心腸的司機, 會停多一會讓跑來的人上車才開車, 這樣的司機我遇到過, 上車後我當然要連聲多謝司機, 雖然多停站幾秒等候對司機來說甚至算不上舉手之勞, 但他的好意我明明白白感受得到, 我多麼希望所有巴士司機和其他人都是這樣好心腸, 不要冷漠待人.   

2015年11月28日 星期六

話說大肚照

樂樂懷孕將為人母, 她像一些準潮媽那樣拍了些肚子隆起的照片放到臉書上, 親友中有些人覺得不大好, 問我意見.  我說, 這種事情早已有人做, 平常得很, 通常是第一次做母親的人心情特別緊張興奮, 反正現在數碼相機和智能手機自拍如此方便, 想用影像記錄下懷孕過程而已.  當然, 不是每個第一次懷孕的準媽媽都喜歡這樣做, 就像玩自拍也並非人人熱衷一樣, 拍這些亮出肚子的照片, 更只限思想開通的準媽媽才會做.     為了證實我的說法沒錯, 我把一位現在兒子已三歲多的網友當年用照片記錄她懷孕過程的網誌轉給有疑慮的親人看. 

說起這位網友我很佩服她,  她是一位臉上常常掛着笑容、對生活充滿熱誠和非常樂意跟別人分享自己開心事情的美食旅行達人, 她未懷孕時我已在網上認識她, 就是被她精彩的網誌吸引而認識的.  她是內地一位80後建築師, 不過旅遊經驗比許多人都豐富,  到後來懷孕了, 我想不到她竟然大大方方地拍下自己不同時期肚子隆起的樣子, 把照片放到網誌上, 跟網友分享自己即將做媽媽的愉悅心情, 那些照片很多拍攝得很有美感. 
Picture(照片轉載自柳絮同學的博客)
說佩服她並非單指她敢於拍攝和公開大着肚子的照片, 而是懷孕三個月身體狀況穩定了她又繼續去旅行, 據她說兒子仍在肚裡就出行過8次, 到誕下兒子後半年, 即兒子6個月大時, 又利用產假最後一星期開始帶同小兒去旅行(她的產假真長),  彷彿旅行沒因懷孕停止過.   此後她每次旅行多數都帶同小兒子一家三口去, 包括遠至澳洲和美國的自駕遊.  她把每次旅遊經歷和見聞圖文並茂分享到網誌上, 許多照片拍攝得很美, 我相信有部分應是她先生拍攝的, 他們夫妻都有相同愛好.  
Picture(柳絮同學和她的小兒子, 照片轉載自她的博客)
要知道, 內地人到不少國家不似香港人那樣免簽證,  她居於廈門, 辦理一些簽證還必須到廣州北京等大城市辦, 這樣一位熱烈地愛上旅行的媽媽怎能不令我佩服.    這位媽媽的網名叫柳絮同學, 她的網誌很值得一看, 點擊以下連結是她寫的懷孕筆記:

2015年11月9日 星期一

北京的秋

北京的秋天, 看不到紅葉, 偶爾看到滿樹金黃葉片的銀杏, 也許是這裡樹木界秋天顏色的代表.

Picture
Picture
穿着短袖衫登機, 從氣溫仍接近30度的香港飛到北京, 雖然兩地都是秋天, 人人下機後都趕緊添衣才敢步出機場. 深秋北京晚上的氣溫最低只有幾度, 但我步出機場外一點不覺冷,  我覺得不同地方寒冷感覺是不一樣的, 換轉是香港, 12、13度已讓人冷得瑟縮, 天文台也會發出寒冷警告, 但北京感覺不一樣, 去年我差不多這個時候到溫哥華感覺也是, 溫哥華秋天的氣溫比北京還略低, 同樣不覺得很冷.  

秋遊北京曾是我一個小小的心願, 不止因為秋天適宜旅遊, 據說北京的秋天最怡人. 不過近年北京受霧霾困擾, 能否感受到秋高氣爽和看到藍天也許看彩數.  抵達北京時已天黑, 當晚就只逛了一下798藝術區, 在那裡隨便拍了張夜景照片, 見出來的效果也算清晰, 說明空氣質素應該不那麼差.
Picture
第二天醒來, 雖然天晴, 不過天色有點蒼白, 不知道是否要配合我們參觀明代的地下皇帝陵墓定陵.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離開定陵後就越來越天朗氣清, 令人欣慰的是, 隨後幾天天氣都很好,   一點霧霾也沒有,  不論是在故宮、天壇、長城, 還是頤和園, 天空都是藍藍的, 只偶爾漂浮幾片白雲. 停留的日子是農曆十五前後, 因為天朗氣清, 晚上還看到又圓又亮的月色.
Picture酒店房間外望清晨的景色
Picture什剎海的月色
PicturePicture陽光下的北京胡同
Picture四合院
Picture王府井
Picture落剩的柿子, 連樹葉也沒有, 顯得份外孤獨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PicturePicturePicture
頤和圓裡長長的畫廊我沒有拍攝到滿意的照片, 倒是給那裡疑似春色滿園的景物吸引, 北方較少見的楊柳, 深秋時份在頤和園仍滿樹垂綠. 
Picture
Picture
PicturePicture 
PicturePicture
有團友說這藍天是人為的, 因為正值國家開什麼重要會議, 我不認為是這樣, 因為據以往的經驗, 中央不惜強制周邊地區工廠停產, 甚至像奧運期間用發射火箭的方式驅散雨雲營造藍天的做法, 都只是做給外國人看的, 中國是個要面子的國家, 沒有國際盛會在京舉行相信不會這樣做.  親眼看到的北京天空藍得如此漂亮, 跟之前新聞報導完全不同, 我好奇問是北京人的旅遊車司機是否最近北京天氣都這樣好, 他平淡地回應說是.  我相信北京的霧霾問題應該有改善了, 要不就是天公造美.  天氣可以影響心情, 在藍天白雲和秋日陽光沐浴下遊京城, 的確是賞心樂事, 雖然登長城時看不到紅葉, 在一個購物點也有點不愉快, 完全沒影響我們的心情, 感覺得到這次旅行團中每個人都盡興而歸.  傍晚回程飛機上, 我坐窗邊位置, 飛機升空後往窗外望, 北京城的燈火也沒給霧霾遮蓋清晰可見, 後來在高空又再次看到又圓又亮的月色, 這時感覺月亮跟我們差不多在同一水平位置. 
Picture
Picture 

2015年11月7日 星期六

北京出入境記

登機前的檢查格外嚴我知道, 但像這次北京機場離境的遭遇之前我未遇到過. 


北京我到過三次, 其中兩次是經由北京機場出入境, 上一次是六年前參加一個遊內蒙古山西的旅行團, 往返都經北京, 感覺那次出入境很順暢, 這次卻大大不同, 這次北京機場和安檢人員給我的印象都不太好.   傍晚抵達北京機場時, 只見排隊等候過關的人很多, 我想起我的回鄉卡是登記了自助過關的, 便找尋有沒有e通道, 發現果然有, 而且使用的人不多, 於是像如入無人之境地很快過了關.   說起用回鄉卡自助過關, 起初我不知道是否全國通行, 有次經由珠海拱北過關到澳門, 問關員是否可以, 他竟然說不清楚, 叫我自己試試看, 結果發覺在深圳可以的在拱北卻不行, 當時我也奇怪, 都電腦化了為什麼不可以全國通行, 現在北京又可以, 真有趣.   這次去北京也是跟團, 所以就算我過關快, 也必須會合領隊和其他團友, 在約好過了關的位置等候, 卻等了好久都不見他們人影. 那等候位置前方有自動電梯往下直達無人駕駛列車站, 原來認領行李的地方在另一座建築物, 要乘列車前往.    我在想會不會其他人已在列車站等候, 其實比我更早過了關呢?  可是往下望列車站燈光暗淡照明不足, 根本看不清楚人臉, 北京機場入境地方很多都是這樣燈光暗淡, 我覺得這樣給訪客的印象不好, 估計是節約電力. 

我於是乘自動電梯往下到列車站看看, 也不見領隊和其他團友的蹤影, 怕領隊找不到我打算返回剛才上層位置繼續等.  但唯一的自動電梯只設定下行, 見旁邊有升降機可返回上層,  我乘升降機到了上層, 走出升降機外卻給一名女保安人員攔截, 告訴我入境通道單向不能折返, 我將實情告知她也不讓我返回剛才等候的位置, 其實那位置不過是走出升降機外不遠處.  原來那升降機是專門為行動不便人士而設, 同樣只能單向.  那名保安員不准我停留, 堅持要我乘升降機返回下層.  僵持了一會, 幸好遠處望見領隊剛過了關, 我揮手跟他示意, 原來其他團友仍未過關, 我告訴他因不能折返, 我自行到行李輸送帶位置跟大伙會合.  乘列車時發覺車廂內顯示行駛路線共有C、D、E三站, 不似香港機埸的接駁列車單一的點到點, 我想, 假如我下錯車想回頭不知道又會否被保安員阻止. 
Picture 
正如我之前寫的旅遊文章提到,  如果是乘飛機入境, 行李檢查多比較寬鬆, 相信是信賴登機前的嚴格檢查, 快慢只在檢查證件,  這次北京機場入境過關真是太快, 偏偏又是跟團, 才產生上述的不協調來.  回程那天, 在檢查證件的櫃位卻找不到e通道, 不知道是否機場又大又有點亂我看漏了眼, 不過查驗證件那關也不用等很久, 麻煩的是隨身行李的檢查.  輪候檢查隨身行李和物品那個位置實在狹窄, 弄得排隊的人好像都亂作一團, 好在有工作人員維持秩序, 將有拉桿行李箱和只有手提行李的人分成兩邊.  我想節省回港時在機場等行李的時間, 所以我把那尺寸小的拉桿行李箱連同輕便袋一起帶上飛機.  安檢時照例不管是行李箱還是輕便袋都得過X光機,  人就穿過另一道感應門, 要不要再詳細貼身檢查一遍看情況而定.  因為我大概了解登機前的檢查情形, 登機檢查前我都會把金屬物件和皮帶預先卸下, 所以許多時候過完感應門後多數直接放行.  這次北京機場登機前檢查, 我留意到人人都必須經過人手貼身檢查, 替我檢查那位安檢人員除了下體部分我全身上下都給他摸遍.   貼身檢查完後走到X光機旁取回過了機的兩件行李, 第一件拉桿箱沒問題, 正想拿起那個輕便揹袋時, 安檢人員問我裡面有沒有充電寶, 我說有, 於是拿出來給他看. 我知道攜帶這類隨身充電器登機在內地檢查很嚴, 產品不能沒有清楚標籤. 接着他又問有沒有相機,我又拿出相機給他看. 他隨便看了一眼後, 就一聲不響地把我的輕便袋連同相機一起拿走, 我說先把袋子的拉鏈拉上, 怕東西掉出來他都不理會.   直覺這安檢員太沒禮貌又不尊重旅客, 你拿走我的袋子做什麼總得說明一下吧, 況且帶充電器和相機登機是允許的, 我估計他是想打開我的相機看拍了些什麼,  但為什麼不能當着我面前檢查呢?  以往遇到過的登機前檢查, 若要翻開袋子來看, 安檢人員都是當着我面前做的.   這位沒禮貌的安檢員走開後, 我想找人問也一時找不着, 稍後見到另一安檢員問他, 他說要再詳細檢查一下我那個輕便袋.   隔了不多久, 才再次見到我的輕便袋在X光機的自動輸送帶上出現, 也沒有任何安檢人員跟我解釋曾經做過些什麼, 我拿回自己的袋子離開, 想先找個地方坐下來整理一下, 看看有沒有什麼東西掉失也找不着椅子, 結果只好隨便找個位置站着查看一下.   不說工作人員的態度差, 北京機場雖然大, 我覺得很多細節方面都不及香港機場做得好,  包括剛才說到的檢查完隨身物品後, 附近應設有座椅方便旅客整理一下.
Picture
現在回想起來, 回程時在北京機場遭遇到那種離開了自己視線範圍的檢查行李方式令我抹一額汗, 是因為幾天前新聞報導揭發, 菲律賓機場海關人員把子彈塞進旅客行李箱內嫁禍, 目的是敲詐金錢. 如果我的袋子被拿走一會兒後, 轉頭回來說我攜帶了犯法的東西的話, 我真的有理說不清.  不過這種事情在中國大陸好像沒發生過, 但以後如果再次遇到相同情況, 我一定會堅持要求當面檢查, 這種事情不能含糊退讓.   

2015年11月2日 星期一

人生是一場賭博

人的天性裡有好賭成份相信沒錯.  有些夫妻其中一方患有遺傳病或可導致遺傳病的基因, 明知如果生小孩, 下一代有機會得遺傳病, 有的遺傳病對下一代以至父母都將是終生負累, 仍要博一博, 這就是一場賭博, 而且是拿下一代的生命作賭注的可怕賭博.   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 完全沒有自己的選擇權, 包括出生在什麼樣的家庭和怎樣的國度, 父母是富有的或貧窮的, 國家是文明的或野蠻的,  全都由不得在母親子宮裡即將誕生的小生命自己選擇. 在這個意義上看來, 人的一生從開始就是一場博彩, 出生得好與不好, 是賭運氣. 如果你因為窮而生活得不開心, 不要怨你的父母為什麼不是首富, 不要羨慕為什麼有些人含着金鎖匙出生, 怨就怨你的父母當初不該賭這一鋪, 不該讓你來到這個世界上. 如果你因父母的原因生下來就有困擾你一生的地中海貧血病, 這個時候怨父母也無濟於事, 只好怨世間為什麼有這種殘酷的賭博.   

上月一名6歲香港女童被揭發在廣州碧桂園被生父及繼母長期幽禁虐待至皮包骨, 新聞照片所見, 慘不忍睹. 這種事情若發生在香港, 警方一定檢控該生父和繼母, 而且肯定入罪, 可是內地檢察院竟然聲稱, 因女童沒有傷痕, 不構成被虐待事實, 不予受理. 這就是不同國度對生命價值的不同看法, 雖然我們其實是同一個國家.  香港許多方面比內地優勝, 所以才令不少內地人嚮往.  以前在封閉的年代, 大量內地人因為渴望來港生活而冒死偷渡; 現在不那麼封閉, 就採用別的方式來港, 各方達人通過優才計劃取得居港權是其中一種, 妙齡女子找個香港老翁結婚又是一種, 來港產子的父母更偉大, 他們是為下一代擁有居港權而山長水遠來港產子. 

我分別認識兩對遠赴異地產子的父母. 一對是在深圳小本創業的夫婦, 他們上月剛在九龍寶血醫院誕下男嬰, 他們經營一個商場裡小得沒請伙計的小舖, 丈夫要看舖不能全程陪產, 懷孕妻子先由遠道從福建到深圳的婆婆陪同來港待產, 到得知誕下兒子, 丈夫才趕到香港陪伴.  他們致電給我報喜, 同時請我幫忙辦一點小事情, 我當然義不容辭.   到醫院探望他們時, 看見剛做了爸媽的小夫妻倆很開心, 母子也健康, 我也感動, 因為深知像他們那樣環境的小夫妻, 來港產子絕不輕鬆.  另一對夫婦是我的中學同學, 他們多年前遠赴美國產子, 心態也是為了下一代着想, 因為香港雖然好, 許多方面仍不及西方國家, 況且那時候有九七回歸陰影, 誰都清楚未來香港命運離不開中國大陸, 存在諸多變數. 這位同學當年在美國誕下女兒, 女兒有美國居留權, 但他們一家並不打算移居美國, 主要是覺得在香港生活還不錯.  

人人都追求更好的生活環境沒有錯, 生於環境較差的人更會有這種渴望. 於是一些發達國家便成為不少人夢想移民之地.  假若生於高度發達的國家如芬蘭, 就算不是大富之家, 社會福利好, 大人小孩都不用愁, 哪用爭着移民去別的國家. 芬蘭好是好, 可是有些地方位處北極圈, 一年中有近兩個月見不到陽光. 那麼, 加拿大、澳洲和新西蘭也不錯, 都是文明的資本主義社會, 自然風光又漂亮, 而且同樣都是地廣人稀, 居住環境一流. 可是人家有住不完的房子和大量未開發的土地, 不等於任由外來人隨便移民當地. 所有發展得較好的國家, 都不會輕易接受外來移民, 除非你在技能或投資方面有貢獻. 換言之, 就是所有經正途移民的人, 到了一個陌生國度, 都應該具備不靠政府而不愁生活的能力.  香港作為一個接收了大量移民的城市卻不是這樣. 我認識一位來自安徽的內地人, 不大清楚她怎樣取得香港身份證的, 就是因為長時間沒法找到工作, 又不懂說本地話, 無奈地大部分時間回到深圳親友家居住. 近年更多到了香港的內地新移民, 或因家有老弱要照顧, 或因在勞工市場欠缺競爭力, 沒有工作要靠領取綜援過活, 這些新移民被某些心存偏見的土生香港人譏為蝗蟲. 為什麼說是偏見呢? 平心靜氣地看, 那些新移民是怎樣取得居港權的, 不都是因為嫁給了香港人嗎? 不錯, 有部分年輕女士為了來港, 不惜嫁給年齡比自己大幾十歲的老翁也有, 就是因為不少沒有經濟能力甚至年邁的香港男人娶了內地婦, 才會產生一大批要靠綜援生活的這類家庭. 如果要指責, 為什麼不先指責那些不自量力的香港男人呢?  其實我們沒有資格指責誰, 我們許多人的父輩或祖父輩, 都是從內地移居香港的, 香港根本就是個移民城市, 隨便問一位香港人的籍貫是哪裡, 相信遇到原籍貫是香港的不多. 現在香港一些困擾人的問題, 離不開大量兩地婚姻. 對新移民有偏見的人, 試問政府總不能禁止兩地通婚吧. 

(13/08/2011@http://epeace128.mysinablog.com)

2015年10月9日 星期五

探遊張保仔洞

以前幾次去長洲, 都沒想過探一下張保仔洞, 原因之一是誤以為張保仔洞難以接近.  現在很多未到過的地方, 只要在電腦或智能手機上打開谷歌地圖(google maps)搜尋, 就可以清楚顯示點對點的距離和路線, 還提供交通所需時間.

因電視劇講及張保仔洞而觸發我何不探一下此洞的想法,  查看之下才發覺, 原來要前往張保仔洞不難,  若以長洲碼頭做起點, 沿着西堤路步行前往張保仔洞只需24分鐘, 路程1.9公里.  
Picture
因為試過在澳洲昆士蘭自駕遊期間, 驗證谷歌地圖覺得相當準確, 我對谷歌地圖提供的資料很信任.  不過今次是步行, 結果發覺, 神通廣大的谷歌先生體力和行走速度都比我強許多, 我要花了近一小時才到達張保仔洞口. 
Picture 
西堤路基本上靠海, 步出碼頭往右轉, 沿着海邊走就是.  這個堤其實指避風塘, 所以見許多漁船停泊. 以前以為張保仔洞之所以難去是必須依賴小船探索的海邊神秘洞穴,  為求證是否有水路可達, 我問一位正準備返回船上的漁民大嬸, 她的船就停在避風塘近岸處, 那位置沒碼頭, 她要跨過鐵欄, 扶着繩索登船.
Picture
原來真的可坐船去, 這位漁民大嬸也兼做這門生意, 她探聽我有多少人一起坐船, 知道我自己一人, 就跟我說, 你不如走路去好了.  看來要湊夠人數船家才有興趣開一趟船.  不過她沒嫌我問她問題煩, 告訴我碼頭有船去張保仔洞, 每位收六元.    走到西堤路盡頭是分叉路, 前方見一個上書"別有洞天"的門樓牌匾, 分叉路口豎立的指示路牌顯示, 要去張保仔洞就得穿過這牌匾往上走.
PicturePicturePicture
一路上都有清楚的指示牌, 路也十分好走, 只是天氣太熱, 走得渾身是汗, 一見有休息亭和廁所的位置, 不得不停下來洗個臉.
PicturePicture
過了休息亭, 前面的路繞到望海方向, 很快便看到在一轉彎位的大石上有長洲鄉事委員會設立的進洞注意事項告示牌, 張保仔洞就隱藏在前面山坡背後.
PicturePicture
Picture
令我意想不到的, 張保仔洞的洞口竟是朝天, 洞口窄得只容一人通過,  若是身材肥胖的人根本沒法進入.  當時我身上有背囊行裝, 若不卸下相信進不了洞, 就算不是有背囊, 要由窄小的洞口垂直入洞也有難度, 在熱得已渾身不自在的情形下, 我對進入此又窄又黑不知道會不會又焗的洞產生抗拒.  我想, 要是天氣涼快幾個人同來, 可以互相照應, 有人看管行李, 輪流進洞還是會試試的.   
Picture
PicturePicture
見洞口旁邊一個隱蔽處躺着一名男子, 有遊人接近時他就坐起來, 問要不要他做嚮導帶入洞, 索價每人10元.  我看過環境已決定不打算進洞, 告訴他只拍拍照片算了, 他轉而問我要不要買瓶裝水, 他身邊石上還放着些小擺設相信也是賣的.   其實在走到接近洞口那段小路旁邊石上也見有類似小擺設, 每樣東西都標明價錢, 不過是沒人看管的, 我相信也屬於該名男子的家當, 我覺得他做這些事情是打發時間居多.
Picture右邊大石下隱蔽處, 躺着那位自薦做入洞嚮導的人
PicturePicture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