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年11月2日 星期一

人生是一場賭博

人的天性裡有好賭成份相信沒錯.  有些夫妻其中一方患有遺傳病或可導致遺傳病的基因, 明知如果生小孩, 下一代有機會得遺傳病, 有的遺傳病對下一代以至父母都將是終生負累, 仍要博一博, 這就是一場賭博, 而且是拿下一代的生命作賭注的可怕賭博.   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 完全沒有自己的選擇權, 包括出生在什麼樣的家庭和怎樣的國度, 父母是富有的或貧窮的, 國家是文明的或野蠻的,  全都由不得在母親子宮裡即將誕生的小生命自己選擇. 在這個意義上看來, 人的一生從開始就是一場博彩, 出生得好與不好, 是賭運氣. 如果你因為窮而生活得不開心, 不要怨你的父母為什麼不是首富, 不要羨慕為什麼有些人含着金鎖匙出生, 怨就怨你的父母當初不該賭這一鋪, 不該讓你來到這個世界上. 如果你因父母的原因生下來就有困擾你一生的地中海貧血病, 這個時候怨父母也無濟於事, 只好怨世間為什麼有這種殘酷的賭博.   

上月一名6歲香港女童被揭發在廣州碧桂園被生父及繼母長期幽禁虐待至皮包骨, 新聞照片所見, 慘不忍睹. 這種事情若發生在香港, 警方一定檢控該生父和繼母, 而且肯定入罪, 可是內地檢察院竟然聲稱, 因女童沒有傷痕, 不構成被虐待事實, 不予受理. 這就是不同國度對生命價值的不同看法, 雖然我們其實是同一個國家.  香港許多方面比內地優勝, 所以才令不少內地人嚮往.  以前在封閉的年代, 大量內地人因為渴望來港生活而冒死偷渡; 現在不那麼封閉, 就採用別的方式來港, 各方達人通過優才計劃取得居港權是其中一種, 妙齡女子找個香港老翁結婚又是一種, 來港產子的父母更偉大, 他們是為下一代擁有居港權而山長水遠來港產子. 

我分別認識兩對遠赴異地產子的父母. 一對是在深圳小本創業的夫婦, 他們上月剛在九龍寶血醫院誕下男嬰, 他們經營一個商場裡小得沒請伙計的小舖, 丈夫要看舖不能全程陪產, 懷孕妻子先由遠道從福建到深圳的婆婆陪同來港待產, 到得知誕下兒子, 丈夫才趕到香港陪伴.  他們致電給我報喜, 同時請我幫忙辦一點小事情, 我當然義不容辭.   到醫院探望他們時, 看見剛做了爸媽的小夫妻倆很開心, 母子也健康, 我也感動, 因為深知像他們那樣環境的小夫妻, 來港產子絕不輕鬆.  另一對夫婦是我的中學同學, 他們多年前遠赴美國產子, 心態也是為了下一代着想, 因為香港雖然好, 許多方面仍不及西方國家, 況且那時候有九七回歸陰影, 誰都清楚未來香港命運離不開中國大陸, 存在諸多變數. 這位同學當年在美國誕下女兒, 女兒有美國居留權, 但他們一家並不打算移居美國, 主要是覺得在香港生活還不錯.  

人人都追求更好的生活環境沒有錯, 生於環境較差的人更會有這種渴望. 於是一些發達國家便成為不少人夢想移民之地.  假若生於高度發達的國家如芬蘭, 就算不是大富之家, 社會福利好, 大人小孩都不用愁, 哪用爭着移民去別的國家. 芬蘭好是好, 可是有些地方位處北極圈, 一年中有近兩個月見不到陽光. 那麼, 加拿大、澳洲和新西蘭也不錯, 都是文明的資本主義社會, 自然風光又漂亮, 而且同樣都是地廣人稀, 居住環境一流. 可是人家有住不完的房子和大量未開發的土地, 不等於任由外來人隨便移民當地. 所有發展得較好的國家, 都不會輕易接受外來移民, 除非你在技能或投資方面有貢獻. 換言之, 就是所有經正途移民的人, 到了一個陌生國度, 都應該具備不靠政府而不愁生活的能力.  香港作為一個接收了大量移民的城市卻不是這樣. 我認識一位來自安徽的內地人, 不大清楚她怎樣取得香港身份證的, 就是因為長時間沒法找到工作, 又不懂說本地話, 無奈地大部分時間回到深圳親友家居住. 近年更多到了香港的內地新移民, 或因家有老弱要照顧, 或因在勞工市場欠缺競爭力, 沒有工作要靠領取綜援過活, 這些新移民被某些心存偏見的土生香港人譏為蝗蟲. 為什麼說是偏見呢? 平心靜氣地看, 那些新移民是怎樣取得居港權的, 不都是因為嫁給了香港人嗎? 不錯, 有部分年輕女士為了來港, 不惜嫁給年齡比自己大幾十歲的老翁也有, 就是因為不少沒有經濟能力甚至年邁的香港男人娶了內地婦, 才會產生一大批要靠綜援生活的這類家庭. 如果要指責, 為什麼不先指責那些不自量力的香港男人呢?  其實我們沒有資格指責誰, 我們許多人的父輩或祖父輩, 都是從內地移居香港的, 香港根本就是個移民城市, 隨便問一位香港人的籍貫是哪裡, 相信遇到原籍貫是香港的不多. 現在香港一些困擾人的問題, 離不開大量兩地婚姻. 對新移民有偏見的人, 試問政府總不能禁止兩地通婚吧. 

(13/08/2011@http://epeace128.mysinablog.com)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