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古姆洛夫

快到達古姆洛夫時,導遊在車上特別提醒我們,因為旅遊車不能駛進古城堡,下車後要走一段頗長的石板路才到入住點,行李要交托酒店員工代為搬運.這更增添了我對此陌生地的神秘感,以為當天晚上我們會住在古堡裡.其實是我會錯意,古姆洛夫位於捷克,是個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古城,該處有著名的城堡,矗立在古城最高處,我們當然不是入住那裡而是入住酒店.

下車時天色已開始昏暗,眼前是狹窄微斜的石板路,兩旁都是格調古舊又精緻的建築物,雖然要徒步15分鐘才到達酒店,在那種氛圍下漫步我覺得很舒服.

古城的中心點是廣場,入住的酒店就在廣場邊.走到廣場已見半圓的月亮掛在天邊.


廣場一邊隱約傳來歌聲,循歌聲望去,發現昏黃的燈影下有一賣藝女郎在邊唱邊舞動腰肢,我覺這場景十分動人,稍稍走近女郎,希望可以更清楚欣賞到她的表演,越看越喜歡,忍不住用手機記錄下她的一段表演以作留念.

住的酒店Hotel Zlaty Andel很特別,所有房間設計都不規則,這點導遊事前也提及,他說房間隨機分配的,不過他特意沒說連房間大小也不同、有些有浴缸有些沒有,幸好我們這團人並非事事計較.在分配了房間後,出於好奇,團友之間互相參觀別的團友房間,發覺房間的設計可用千奇百怪來形容,像我住的房間裡面的浴室洗手間,天花板竟然是斜的,有些位置低得碰着頭. 聽說這間酒店是古堡一類舊建築物改建而成,可能因結構不能改動,所以內裡的通道高高低低兜兜轉轉,帶點神秘感,特別的是連房間裡的傢具看似古物,彷彿已經歷了許多世紀似的.不過這酒店整體給我的感覺還不錯.





整個古城最漂亮的景觀,我覺得是從城堡高處往下望,可以看到全個古城.在古城停留了一個晚上,第二次離開時天空下起雨來,雨點沒有掃我們的興,大家像滿懷收穫般冒雨沿原路返回城外停車場.




最近的文章

難忘的平安夜

蕾蕾兩歲時已想過帶她到動植物公園看猩猩,一年前沒去成,她現在讀幼稚園,趁這幾天連續放聖誕新年假期,決定和她去一趟動植物公園以完成這心願.不想佔用寶貴的親子時間,我揀了平安夜那天她爸爸媽媽仍要上班的日子單獨帶她去.動植物公園位於半山,坐車直達當然輕鬆許多,不過知道蕾蕾很喜歡看聖誕佈置和燈飾,於是特意先到中環置地廣場走一轉,那裡每年聖誕節的佈置都很漂亮和花心思,然後再慢慢徒步到半山公園.

由新界遠道去一次位於中環半山的動植物公園,說到底其實是自己好想重遊一次舊地.動植物公園是我以前常去的地方,以前在中環上班,有時早出門會先到公園逛一會再回公司,有時下班後會到公園散步一會,有時甚至中午買份三文治當午餐走到公園吃.成為動植物公園的常客,是因為我喜歡那裡花草樹木茂盛空氣清新,距離上班地點也不遠,步行只需15-20分鐘.正因為在我的記憶中由中環步行到動植物公園不遠,所以我打算帶着蕾蕾嘗試步行前往.不過因為她始終年紀小,就算上幼稚園也習慣有午睡,怕她半途睡着,我同時帶備輕巧的手推車.

由中環前往動植物公園最快捷的步行路徑,應該是沿雲咸街往上走,走至己連拿利,那裡有條短短的行人隧道,穿過隧道就見公園入口了.這是一條我曾經非常熟悉覺得一點也不難行的路徑,心想小孫女現在自己走路完全沒問題,就趁機會讓她多走動.沒想到起步不久蕾蕾就想睡,只好讓她坐在手推車上,她很快便睡著.我更沒預計到原來這條往半山的快捷路徑基本上以石級為主,以前因為年輕根本沒理會花15分鐘走完的路是斜路還是梯級.眼前的石級路難倒我,要繼續向前只有連人帶手推車抬起拾級而上.既來之不能放棄,心想最多抬一會休息一會,反正又不趕時間.

我猜我這樣一個男人抬着嬰兒手推車上半山的情景應該引人注目.抬了一小段石級,後面跟上來一位中年女士,是上班族套裝的打扮,她熱心地說:讓我幫你好嗎? 我見她一身斯文打扮主動說幫我抬手推車感到詫異,我說:不用了,我慢慢來就行,妳穿裙子也不方便.她說不要緊,一直走在旁邊看我慢慢抬手推車,似乎沒放棄幫忙.我一再感激她的好意說不她都沒離去的意思.她知道我要去動植物公園,說同路正好幫忙,原來她剛下班準備去教堂,平安夜她只上半天班.我最終推卻不了她的熱誠,和她一人抬一邊手推車,一步一步拾級而上,直至過了行人隧道接近公園入口,彼此才道別.遇到這樣一位熱心腸主動幫忙的女士,是今年平安夜難忘的事情. 跟她一再道謝後,…

看出精彩人生

自從生活離不開眼鏡,就想有一副任何場合都適合配戴,不必時常更換的眼鏡,套用攝影發燒友的說法,就是"一鏡走天涯".不過原來這種想法不切實際.

最初戴眼鏡是發覺自己不止有近視,還有散光,不知道是否因為要同時矯正兩樣問題眼鏡片沒法造得完美,又或者因為我的近視度數不算深,我發覺所配的眼鏡望遠沒問題,看近的東西就幫不上忙,比如閱讀、看電腦,覺得不戴眼鏡比戴上還好.所以初期戴眼鏡我經常又戴又除下,覺得相當麻煩.後來漸漸感覺看近的東西越來越吃力,才發覺眼睛又多了一樣毛病,就是老花.曾經有種說法:近視的人不會有老花,說兩者可以互相抵消,這是大錯特錯,我正是既有近視散光,又有老花.近視和散光可以在單一鏡片矯正,再加上老花卻做不到,於是我不得不多配一副矯正老花加散光的眼鏡用於看近.若連同戶外用來保護眼睛免受紫外光傷害的太陽眼鏡,我的日常生活就離不開三副眼鏡,自己都覺得麻煩.

也許你會說,視光技術早已進步到製造出把看遠和近合二為一的漸變鏡片,既然怕更換眼鏡麻煩為何不採用.其實我試戴過這種眼鏡,戴了一段時間後,自己始終沒法適應,感覺仍是分別用兩副眼鏡看遠和近更舒服自然,那副價格絕不便宜的漸變眼鏡只好束之高閣.這情形大概像有些人想配戴隱形眼鏡以取代傳統眼鏡,試戴過眼睛適應不了要放棄一樣.

說到太陽眼鏡,通常都設計得比較時髦花巧,明星一族又特別愛戴上公開露面,我曾錯誤地以為不過是像時裝般可有可無,後來當然知道太陽眼鏡對保護眼睛的重要性.所以自從需要戴眼鏡,我很早便同時配備了一副有近視和散光度數的太陽眼鏡.到後來出現了我曾趨之若鶩的變色眼鏡,這種眼鏡的鏡片在室內就像普通眼鏡一樣透明,到了戶外猛烈陽光下就神奇地自動變深色成為太陽眼鏡.不過一方面因為價格昂貴,另方面考慮到平日上班早出晚歸大部分時間用不上太陽眼鏡,就暫時打消了想配一副變色眼鏡的念頭.

今年初備用的太陽眼鏡損壞了,打算再配一副新的,於是想到何不索性配一副合二為一的變色眼鏡.幾個月前終於花了二千多元配了一副新款的變色眼鏡,到取眼鏡時,還煞有介事地收到一張上面印有"全視線"的塑膠證書.

原來全視線是屬於較新技術的光致變色鏡片,據說比起舊的變色鏡片變色得更均勻自然.我以為有了這副變色眼鏡,以後在陽光猛烈的日子出外就不用另備太陽眼鏡,原來是錯的. 這副全視線變色眼鏡的確在陽光下鏡片可變色,不過變深色的程度有限,戴…

有國界如無國界

這次到東歐旅行,遊走了奧地利、匈牙利、德國、捷克和斯洛伐克五個國家,跟之前到西歐旅行一樣有同一感覺,就是坐旅遊車非常暢順.穿梭幾個國家完全沒有塞車,更沒有像在中國大陸旅行時公路到處有收費站,必須經常停車繳費的事情,就連國與國之間邊界都不設關卡,過境時人車都可以直接通過不用停下來,感覺就像我們從港島東區坐車到西區. 跨越不同國家時,若不是領隊說,我們根本不知道已進入了另一國家.想起之前到西歐多國旅行,其中包括瑞士,唯獨由意大利進入沒加入歐盟的瑞士國境時見到崗亭,不過過境時也只需旅遊車稍為慢駛,大概讓站崗人員瞄一下就可以.    

歐盟國與國之間這種有國界如同無國界的方便,我想沒有人不讚賞.國界以至一切關卡本來就是人為的,這次東歐旅行到訪過柏林圍牆遺址,想起昔日一堵牆將東西德人民分隔,現在這牆已消失,歐盟成員國之間更是暢通無阻得似沒有國界線,更令我對此感慨.







看來人為地設置各種關卡和拆除關卡不難,不過就算全世界沒有關卡也不等於世界大同,因為自從有國家這樣東西出現世界就變得複雜.就拿歐盟為推進一體化而發行的貨幣歐元來說,也不是所有加入了歐盟的成員國都使用,我們遊覽上述東歐五國,其中捷克和匈牙利都有自己的貨幣,穿梭遊覽幾個國家時,若要消費就得兌換三種貨幣.不過好在現在信用卡在歐洲非常流行,只短時間停留又不想多兌換一種貨幣那麼麻煩,索性以信用卡付款也很方便.我這次旅行就只兌換了歐元,從維也納往布達佩斯途中經過一油站,由於該處已進入匈牙利境內不能使用歐元,我就用信用卡買了一小盒價值299福林(匈牙利貨幣)的潤喉糖,回港一個月後才收到銀行的月結單,那單異國交易折合港幣不過8.6元.

藍色花茶

收到一份來自泰國的手信,是一包花茶.我甚少喝花茶,對花茶認識不多,最熟悉的是曾喜愛過的洛神花茶,別的只嚐過玫瑰和茉莉.花茶給我的印象,是有淡淡花香和漂亮的茶色,可是這款來自泰國名為butterfly pea的花茶,沖泡出來令我感到意外,不論是用鼻子去感覺或喝進嘴裡品嚐都淡而無味,跟喝白開水差不多,唯一不得不說的是泡出來的茶色呈少見的深藍色,看去十足似鋼筆用的藍墨水.



因為不認識這款花茶,於是上網查看,原來這花茶並不冷門,中文名蝶豆花,雖然喝起來味寡,據說含花青素特別多,又因其冷豔的藍色曾在泰國、台灣等地受熱捧.喜歡這花茶的人可能未必同意我說它淡而無味,或者會說它有淡淡清香,事實上我也懷疑自己的味覺出錯以至喝不出這花茶的味道,所以第二次沖泡時同時做了個簡單實驗,就是先喝一口白開水,再慢慢喝一口蝶豆花茶,看看味覺告訴我有沒有分別,結果再次告訴我喝蝶豆花茶如同喝白開水一樣.

既然說喝蝶豆花茶好處多,我當然不介意其味淡如水仍繼續喝,不過見泡出來的茶色如藍墨水不太好看,就改泡得淡些,發覺泡一小壺只需放4-5片乾花,沖泡出來淡淡的藍色就比起藍墨水好看得多.在靜靜的秋日陽光下,看着眼前一杯剛沖泡出來顏色悅目的花茶,我忽然明白,為什麼所有喜歡喝花茶的人都會說花茶帶清香,大概也包括我說味淡如水的蝶豆花茶,因為喝花茶的確要講心境,喝的同時也是顏色,就是說,同時在品味眼前透亮悅目的茶湯顏色,所以我認為喝花茶宜用看得通透的玻璃杯.



據說在台灣曾流行的漸層飲料(一杯飲品有不同層次顏色),就因加入容易釋出特有藍色的蝶豆花製造出夢幻顏色而爆紅.喝蝶豆花茶如果不想那麼單調乏味,原來在家製作也很簡單,只需在泡好的花茶裡加片檸檬或幾滴檸檬汁,不止較可口,而且會見到淡藍色的花茶漸漸變成更好看的紫色.難怪有人稱蝶豆花茶是夢幻花茶.

柏林秋色

初秋的柏林明顯有涼意,我沿着酒店外面的小路漫步,已感受到陣陣秋天氣息,樹木有些已換上秋裝,地上落葉和果實也不少,最令我驚喜的是在寧靜的小路旁發現一株蘋果樹,掛在樹上的都是一個個可愛小蘋果。










柏林機場經歷

這次去東歐搭乘卡塔爾航空,取道多哈再轉飛維也納,回程同樣經多哈轉機,但不走回頭路,由柏林飛多哈,途經三個機場. 雖然是匆匆過客,三個機場給我留下截然不同的印象. 多哈機場過境大堂我覺得最吸睛的是金舖,維也納機場則是著意要顯示是音樂之都的機場. 不得不多說幾句的是柏林機場, 因為在這裡經歷了一次令我覺得最疲累的候機過程.


多哈機場














維也納機場:



航班飛往多哈的起飛時間是晚上10時20分,像慣常一樣,旅行團提前三個多小時到達機場,以為有足夠時間在機場吃過晚餐再登機,誰知三個多小時幾乎全花在排隊站着等候,除了沒法抽身去吃晚餐,長時間的站立還令雙腿酸軟. 或者你會說,既然旅行團這麼多人一起排隊,覺得累的可以輪流找椅子坐一會,可是環看人龍處處的離境大堂,竟然不見休息座椅,這個機場空間的狹窄和擠迫混亂完全出乎我意料,堂堂德國首都機場,給我的感覺是這次旅程路經三個機場之中最差.

我們一抵達機場,只見離境大堂到處擠滿人,人多得不容易找尋航空公司辦理登機的櫃位,好不容易確認了卡塔爾航空的人龍排隊,可是排了大半小時仍在原地呆站,人龍完全沒向前移動過,心急加上好奇心驅使,望向航空公司登記櫃台看看有何動靜,發覺站在櫃位前的乘客只是呆等,櫃位裡的職員什麼也沒有做,有時望着電腦螢幕似乎一籌莫展,想起聽領隊說過曾預先在網上辦理登機手續不順利,估計大有可能是航空公司電腦系統出現故障.這時候,突然有幾個貌似南亞裔的人在人龍前方擠進來,已經等得不耐煩的一眾團友當然不依,不讓他們插隊,但這幾個南亞人很賴皮不走開,我旁邊一位團友看不過眼,跑前用英語向他們指罵.領隊見狀怕團友失控,他一邊叫該團友返回隊列,一邊平靜地叫插隊的南亞人離開.不過罵和勸都不奏效.那位團友於是找來機場職員說項,其實那位機場職員一直在附近站立看見這情景,他並沒有主動去維持秩序,回應團友的投訴,他走到插隊的南亞人跟前說了些什麼,但情況依舊. 過了一會兒,來了一位看似較高級的機場職員,他招呼這幾名插隊的南亞人到了機場另一地方.就這樣站着呆等近一小時,才見人龍開始蠕動,待全團人都辦妥寄艙行李和領取登記證,又要趕緊排過海關檢查的一條隊,好在這一關還算順暢.不像香港機場過了海關檢查機場的另一邊還有許多商舖食肆,柏林這機場餐廳全都集中在未過海關的一邊,所以就算過了海關仍有時間,也沒有東西可吃,更何況時間緊迫.終於可以進入有休息座椅的小候機室等待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