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8年11月12日 星期一

藍色花茶

收到一份來自泰國的手信,是一包花茶.我甚少喝花茶,對花茶認識不多,最熟悉的是曾喜愛過的洛神花茶,別的只嚐過玫瑰和茉莉.花茶給我的印象,是有淡淡花香和漂亮的茶色,可是這款來自泰國名為butterfly pea的花茶,沖泡出來令我感到意外,不論是用鼻子去感覺或喝進嘴裡品嚐都淡而無味,跟喝白開水差不多,唯一不得不說的是泡出來的茶色呈少見的深藍色,看去十足似鋼筆用的藍墨水.



因為不認識這款花茶,於是上網查看,原來這花茶並不冷門,中文名蝶豆花,雖然喝起來味寡,據說含花青素特別多,又因其冷豔的藍色曾在泰國、台灣等地受熱捧.喜歡這花茶的人可能未必同意我說它淡而無味,或者會說它有淡淡清香,事實上我也懷疑自己的味覺出錯以至喝不出這花茶的味道,所以第二次沖泡時同時做了個簡單實驗,就是先喝一口白開水,再慢慢喝一口蝶豆花茶,看看味覺告訴我有沒有分別,結果再次告訴我喝蝶豆花茶如同喝白開水一樣.

既然說喝蝶豆花茶好處多,我當然不介意其味淡如水仍繼續喝,不過見泡出來的茶色如藍墨水不太好看,就改泡得淡些,發覺泡一小壺只需放4-5片乾花,沖泡出來淡淡的藍色就比起藍墨水好看得多.在靜靜的秋日陽光下,看着眼前一杯剛沖泡出來顏色悅目的花茶,我忽然明白,為什麼所有喜歡喝花茶的人都會說花茶帶清香,大概也包括我說味淡如水的蝶豆花茶,因為喝花茶的確要講心境,喝的同時也是顏色,就是說,同時在品味眼前透亮悅目的茶湯顏色,所以我認為喝花茶宜用看得通透的玻璃杯.



據說在台灣曾流行的漸層飲料(一杯飲品有不同層次顏色),就因加入容易釋出特有藍色的蝶豆花製造出夢幻顏色而爆紅.喝蝶豆花茶如果不想那麼單調乏味,原來在家製作也很簡單,只需在泡好的花茶裡加片檸檬或幾滴檸檬汁,不止較可口,而且會見到淡藍色的花茶漸漸變成更好看的紫色.難怪有人稱蝶豆花茶是夢幻花茶.

2018年10月21日 星期日

柏林秋色

初秋的柏林明顯有涼意,我沿着酒店外面的小路漫步,已感受到陣陣秋天氣息,樹木有些已換上秋裝,地上落葉和果實也不少,最令我驚喜的是在寧靜的小路旁發現一株蘋果樹,掛在樹上的都是一個個可愛小蘋果。











2018年10月18日 星期四

柏林機場經歷

這次去東歐搭乘卡塔爾航空,取道多哈再轉飛維也納,回程同樣經多哈轉機,但不走回頭路,由柏林飛多哈,途經三個機場. 雖然是匆匆過客,三個機場給我留下截然不同的印象. 多哈機場過境大堂我覺得最吸睛的是金舖,維也納機場則是著意要顯示是音樂之都的機場. 不得不多說幾句的是柏林機場, 因為在這裡經歷了一次令我覺得最疲累的候機過程.


多哈機場












                                                                       

維也納機場:



航班飛往多哈的起飛時間是晚上10時20分,像慣常一樣,旅行團提前三個多小時到達機場,以為有足夠時間在機場吃過晚餐再登機,誰知三個多小時幾乎全花在排隊站着等候,除了沒法抽身去吃晚餐,長時間的站立還令雙腿酸軟. 或者你會說,既然旅行團這麼多人一起排隊,覺得累的可以輪流找椅子坐一會,可是環看人龍處處的離境大堂,竟然不見休息座椅,這個機場空間的狹窄和擠迫混亂完全出乎我意料,堂堂德國首都機場,給我的感覺是這次旅程路經三個機場之中最差.

我們一抵達機場,只見離境大堂到處擠滿人,人多得不容易找尋航空公司辦理登機的櫃位,好不容易確認了卡塔爾航空的人龍排隊,可是排了大半小時仍在原地呆站,人龍完全沒向前移動過,心急加上好奇心驅使,望向航空公司登記櫃台看看有何動靜,發覺站在櫃位前的乘客只是呆等,櫃位裡的職員什麼也沒有做,有時望着電腦螢幕似乎一籌莫展,想起聽領隊說過曾預先在網上辦理登機手續不順利,估計大有可能是航空公司電腦系統出現故障.這時候,突然有幾個貌似南亞裔的人在人龍前方擠進來,已經等得不耐煩的一眾團友當然不依,不讓他們插隊,但這幾個南亞人很賴皮不走開,我旁邊一位團友看不過眼,跑前用英語向他們指罵.領隊見狀怕團友失控,他一邊叫該團友返回隊列,一邊平靜地叫插隊的南亞人離開.不過罵和勸都不奏效.那位團友於是找來機場職員說項,其實那位機場職員一直在附近站立看見這情景,他並沒有主動去維持秩序,回應團友的投訴,他走到插隊的南亞人跟前說了些什麼,但情況依舊. 過了一會兒,來了一位看似較高級的機場職員,他招呼這幾名插隊的南亞人到了機場另一地方.就這樣站着呆等近一小時,才見人龍開始蠕動,待全團人都辦妥寄艙行李和領取登記證,又要趕緊排過海關檢查的一條隊,好在這一關還算順暢.不像香港機場過了海關檢查機場的另一邊還有許多商舖食肆,柏林這機場餐廳全都集中在未過海關的一邊,所以就算過了海關仍有時間,也沒有東西可吃,更何況時間緊迫.終於可以進入有休息座椅的小候機室等待登機,不過小候機室座椅有限,大部人仍要一直站到登上飛機,這時已離起飛時間半小時.

事後網上查看,始知這個代號TXL的柏林機場是個舊機場,原打算六年前關閉,只因欲完全取代之的勃蘭登堡機場擴建問題仍未解決,這個舊機場仍然在使用.

2018年2月20日 星期二

汪洋中的天空之鏡

天還沒亮就要起床,酒店的早餐也來不及享用,清晨六點鐘就要登上旅遊車出發,為的是去看天空之鏡.








(當地旅遊公司的宣傳單張照片)

從吉隆坡前往天空之鏡,先要坐車一小時多到指定碼頭,再乘快艇半小時才到達.除了要預足夠時間,更主要的是這面"鏡"只在限定時間才出現,所以不得不辛苦點早起床和只吃簡便的早餐盒. 

這麼早出門,老天爺也給了我們一點小回報,是在船上欣賞到暖人心脾的朝霞和日出.


快艇沿着雪蘭莪河駛向馬六甲海峽,半小時後我們已身處四周望不見盡頭的汪洋船上.船家忽然將船停下來說到了,叫我們猜猜哪裡是天空之鏡.沒有人猜得透茫茫大海哪裡會有什麼天空之鏡.船家指着船的右方一片水域,說就是這裡了.我心想,在茫茫大海中央水肯定不淺,如何能落腳.
  
轉眼已見船家在船邊放下一把木梯到水裡,原來我們身處的位置海水並不深,海水沒浸過木梯一半. 大家紛紛脫掉拖鞋下到海裡,感覺腳底下是軟綿綿的沙.


過不了五分鐘,最初浸沒小腿的海水已神奇地退到了腳眼以下位置,可以清楚看見腳底下是灰色的沙,還有不少寄居蟹和細小貝殼類動物在游動. 


眾團友正忙於張羅拍攝道具和找尋合適位置拍照之際,因潮退而露出的沙洲面積卻在不斷繼續擴大,其中一邊海水更退得如同沙岸.我真佩服船家計算時間的準確,原來所謂天空之鏡,就是雪蘭莪州外海隨潮汐變化顯露出來的一大片沙洲.  不過要有鏡的效果不能沒有水,所以要拍攝到好看的照片就要揀仍有水淹的地方,最理想的最好還要晴空萬里藍天白雲.那天天氣時陰時晴不算理想,好在也有過一陣藍天.


由於我們一團人數眾多,旅遊公司隨船安排了兩名攝影師幫團友拍照.這兩名攝影師可說幫了大忙,因為據現場觀摩和親身嘗試拍攝,發覺若要拍攝出天空之鏡的效果,非得學他們那樣不介意瞓身淺灘上,盡量以仰角拍攝. 樂得有經驗的攝影師代勞,人人都爭着找他們拍攝自己心目中的造型,或按攝影師的建議來擺姿勢.

值得一讚的,是這兩名隨團攝影師並非像以往慣見的做法,將拍下的照片不管團友喜不喜歡都一律沖印出來,事後讓團友認購,而是稍後把所有拍攝的數碼照片直接傳送到各團友手機上,這樣既便捷又環保.

2017年12月20日 星期三

廁所的體驗

聽說有些潔癖嚴重的人從不在外面如廁,若在外面有需要,無論如何也死忍趕回家才解決.
我沒有潔癖,不過我也不喜歡在外面用廁所,尤其政府已外判給清潔公司管理的公廁,主要原因是覺得有部分公廁的衛生情況欠佳.不喜歡還不喜歡,人總是要適應環境的,所以在有需要時我並不抗拒使用公廁,事實上在某些情況下,即使公廁的衛生情況怎麼惡劣也不得不用,比如到中國大陸鄉鎮地方旅行時,有些廁所衛生環境嚇怕人,別無選擇情況下也不得不使用.不過也遇到過出外旅行時入住酒店的廁所不獨乾淨衛生,還有家的感覺.      

最近入住過曼谷一間住宅式酒店137 Pillars Suites & Residences,就是一個不錯的體驗.因為是住宅式酒店,房間不單是睡房和浴室廁所那麼簡單,還有客飯廳和開放式廚房,廚房用品十分齊備,浴室和廁所間裡的方便先進設施更令人不得不讚賞,浴室裡有自助式快速洗衣乾衣機,至於廁所馬桶,則是新款好用的自助清潔屁股馬桶.自助清潔馬桶我在十年前到沖繩旅行時第一次體驗過,當時已覺得其設計不錯,這次在這間酒店見識到的同類產品,那輕觸式按鈕面板不是跟馬桶連在一起,而是嵌入旁邊牆身,所以起初驟眼看不知道是這種玩意,用過後感覺更令人滿意.  自助清潔馬桶如何方便好用,是必須親身體驗過才明白的,難以文字來表達,至於具備哪些功能,可藉那輕觸式面板一窺。


















酒店房間的廁所雖然也有不少住客使用過,畢竟不似外面公廁那麼濫,況且較像樣的酒店房間清潔多比較嚴謹,用起來始終放心些.不知道有嚴重潔癖的人可會接受我說的這種自助式馬桶,或者他們一旦入住酒店必定會用隨身帶備消毒酒精抹過廁板,又或者他們根本不會遠行. 因為自助清潔馬桶價格昂貴又講究打理衛生,我想不會普遍在公共廁所安裝,不過在沖繩旅行時,不獨入住的酒店,一家用餐的餐廳廁所也是自助清潔馬桶,如果大眾沒有公德心,餐廳老闆未必會這樣做。

不少人怕用公廁,還因為現在絕大部分公廁都是坐廁,那個坐廁板肯定許多人坐過,一想到就不舒服,更有些罔顧公德又自以為很衛生的人,為避免屁股接觸到廁板,雙腳踩在廁板上蹲着如廁弄污廁板.為了讓用者感覺放心一點同時亦出於衛生考慮,一些高級商場或酒店餐廳之類公用廁所會提供消毒液和抹廁紙巾,有些則提供一次性的鋪廁板專用紙. 我試過在一間會所見識過一款紅外線感應的廁板,這款廁板特別之處是包了一層膠膜,每次有人使用前,只需用手掌靠近馬桶旁邊的感應面板,套着廁板的膠膜就會自動更換,轉出來的膠膜是溫熱的,不過我懷疑那包着廁板的膠膜只是經過烘熱處理循環再用. 無論公眾地方的廁所怎樣花心思,我相信大部分人仍然覺得在自己家裡如廁感覺放鬆舒坦一些,就算自家廁所空間狹窄,起碼清楚知道沒有外人用過。

說起內地廁所,我最不能忍受的是一種開放式蹲廁,裡面雖然分成一格格,但那分隔層板或牆的高度只及膝,蹲下如廁時跟沒有遮掩差不多,最尷尬不過的是跟相鄰廁格的人幾乎面貼面.一想起這類廁所,我就明白為什麼曾有報導一些內地人竟然不怕尷尬在公眾地方排便。

說廁所反映社會進步和文明程度不是沒有道理,比較年長的香港人相信應該知道,幾十年前的香港也有類似我上面說的公廁,不過廁格之間的分隔牆高許多,而且每格有門。舊時的唐樓更沒有沖水馬桶,處理糞便方式是每天凌晨由專人逐層樓收集,就是俗稱的"倒夜香".公廁之所以衛生情況欠佳,其實關乎兩方面:一是政府投放的資源和監管力度,同樣是開放給公眾使用位於中環大會堂的廁所,就較街外的公廁乾淨衛生得多,我不清楚政府建築物內的廁所清潔是否同樣外判,但明顯當局更重視監管政府建築物內的廁所環境衛生. 二是大眾的公德心.如果沒有人把坐廁板當成踏腳板和尿槽,沒有人亂丟紙巾甚至香口膠在尿槽、洗手盆和地上,公廁的衛生環境肯定會好得多.公廁較佳的衛生環境既要靠清潔工人盡責,也需要用者自律。

2017年11月11日 星期六

蕾蕾的第一次

蕾蕾是我的小孫女,兩歲未到,活潑好動,但膽子較小. 這麼小的年紀,許多事情都未經歷過,對她來說自然有數不清的第一次. 她很喜歡家裡牆上貼着的仿真蝴蝶裝飾,自從學會說話,就常常指着牆上學着大人說蝴蝶或butterfly,慢慢她只說butterfly很少說蝴蝶,不知道是否她覺得英文說起來有趣些,就像教她同時學說香蕉和banana,慢慢她只說banana甚少說香蕉. 知道嘉道理農場有個花圃多蝴蝶,前不久特意帶蕾蕾去看蝴蝶,見到數量不少的蝴蝶四處飛舞,以為她必定雀躍,誰知她不但不敢走近,有蝴蝶飛近時她更驚慌得哭起來,令我大感意外. 

有次帶她坐天星小輪往中環看摩天輪,這是她第一次坐船,抱着她站到船邊讓她近距離看海,她第一次望見大海竟然害怕,嚷着要坐回椅子上.

第二次坐船是去長洲,蕾蕾望見海已沒那麼害怕,以為船尾的浪花她沒見過應該感興趣帶她去看,她看不了一會就不願停留船邊,看來對大海仍心存畏懼.難得去長洲,當然要帶她遊一遊東灣,讓她見識沙灘,這也是她的第一次. 這天不止藍天白雲天氣非常好,海水的清澈和沙灘的乾淨程度又是我以前到過多次從未見過,我心裡不禁讚許食環處員工付出的努力,因為我親眼見若干偏遠海灘經歷颱風後至今仍滿佈垃圾,而長洲又是當風處,沙灘環境肯定曾遭到嚴重破壞. 我猜這裡環境恢復得比以前還好,是因為有關部門十分重視長洲這個有大量遊客到訪的旅遊點.
當天身處漂亮的東灣海灘,我不禁動容,只見第一次踏足海灘的蕾蕾定神地望着海,不知道她是否也跟我一樣動容,但我敢肯定,經過這美好的第一次,以後她不會害怕大海,或者還會喜歡上海灘.     
漂亮的海灘給蕾蕾留下了一次美好印象,但願未來她看世界的許多第一次印象同樣是美好的.

2017年7月8日 星期六

大東山風雲記

想不到盛暑天氣下,假日仍這麼多人登大東山,尤其是取道出名難行的黃龍坑郊遊徑.黃龍坑郊遊徑之所以難行是因為陡,心想只要預足夠時間,中途多休息不是問題,原來負重登山跟之前一次輕裝登山完全不同,感覺要付出的體力以倍數增,當然也跟上次是涼爽天氣登山有關.這次炎夏負重登山,全因打算留在山上看日落,在山上紥一晚營第二天才下山,所以帶了營帳和所需物品.這一念頭是上次登山時碰到一家三口,其中包括一名幾歲大的小孩,剛在山上紥完營落山而起的,那次聽他們說山上冷得沒法入睡,我於是想到,既然幾歲大的小孩都做得到的事情,我也應該嘗試挑戰一下自己,只要揀夏天山上紥營就不怕凍到睡不着.

大東山又名日落山(英文名Sunset Peak),若不是為一償山上看日落心願,炎熱天氣下我是沒興趣行山的.由黃龍坑起步時,天色還算清朗.  














經過數不清多少次中途休息,氣喘噓噓上到半山,只見山徑和林木開始瀰漫霧氣,更有不少蝴蝶飛舞,眼前仿似仙景的環境頓時驅走身體一些疲累.    


走到黃龍坑郊遊徑山上的盡頭,意味着越來越接近大東山頂,不過這時的視野卻差得很,濃霧籠罩山頭,已看不清二、三十步以外的景物,更不用說能看得到東涌新市鎮和機場. 












時近黃昏,眼見這樣的天氣, 對觀賞日落和晚上看星星已不存奢望.抱着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心想體驗一下在雲霧裡紥營的野外生活也不錯. 到了大東山上,果然如身處雲霧中,因為霧重,那些散佈山頭的一幢幢爛頭營營屋完全看不見.


除了濃霧風還很大,必須找個不當風的位置做屏障才方便紥營.山上除了雜草遍佈山頭,唯有營屋才能擋風,於是在濃霧中摸索着找尋營屋.最先發現是一間已有人入住的營屋,他們熱情地招呼我小坐一會後,不想打擾他們,再找了附近一間沒人入住的營屋,選擇了不太當風的一面紥下營來.  因為空曠的山上整晚都大風得很,即使位置不太當風,仍然聽得見風聲呼呼,營帳不停晃動,間中還夾雜雨打營帳的聲音. 這一晚就在風雨和山上微涼天氣中渡過,偶爾從營帳望出去,除了近處雜草什麼也看不見. 














第二天醒來, 發覺山風和濃霧沒有一絲減退, 打算一早下山, 照樣要在雲霧中摸索或有或無的山路前進.  透過濃霧,發現有人就在極為當風的草地上紥營, 經過一夜看來營帳仍然相當穩固, 我猜他們一定是露營高手. 













因為仍是假期,見陡峭的山路上登山的人跟昨天一樣不少,下山時天色則跟登山時剛好相反,先是在濃霧中摸索,落至半山天色漸漸開朗. 下山途中, 不再見蝴蝶的蹤影, 卻給我發現一隻巨蜘蛛掛在樹間, 走近細看, 原來牠結的網也大得驚人.  











半山處遇見一位獨自登山客, 以不太標準的普通話問我有沒有水, 我先是怔了一下,心想,登如此難行的山徑怎麼這人似乎沒有準備,走了還不到一半山路就缺水. 後來得知他是韓國人,他很自豪的告訴我,兒子在機場當工程師,這次即興行山沒太多準備. 我於是將一瓶備用沒動過的飲用水送給他,他連聲道謝後繼續登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