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7年7月8日 星期六

大東山風雲記

想不到盛暑天氣下,假日仍這麼多人登大東山,尤其是取道出名難行的黃龍坑郊遊徑.黃龍坑郊遊徑之所以難行是因為陡,心想只要預足夠時間,中途多休息不是問題,原來負重登山跟之前一次輕裝登山完全不同,感覺要付出的體力以倍數增,當然也跟上次是涼爽天氣登山有關.這次炎夏負重登山,全因打算留在山上看日落,在山上紥一晚營第二天才下山,所以帶了營帳和所需物品.這一念頭是上次登山時碰到一家三口,其中包括一名幾歲大的小孩,剛在山上紥完營落山而起的,那次聽他們說山上冷得沒法入睡,我於是想到,既然幾歲大的小孩都做得到的事情,我也應該嘗試挑戰一下自己,只要揀夏天山上紥營就不怕凍到睡不着.

大東山又名日落山(英文名Sunset Peak),若不是為一償山上看日落心願,炎熱天氣下我是沒興趣行山的.由黃龍坑起步時,天色還算清朗.  














經過數不清多少次中途休息,氣喘噓噓上到半山,只見山徑和林木開始瀰漫霧氣,更有不少蝴蝶飛舞,眼前仿似仙景的環境頓時驅走身體一些疲累.    


走到黃龍坑郊遊徑山上的盡頭,意味着越來越接近大東山頂,不過這時的視野卻差得很,濃霧籠罩山頭,已看不清二、三十步以外的景物,更不用說能看得到東涌新市鎮和機場. 












時近黃昏,眼見這樣的天氣, 對觀賞日落和晚上看星星已不存奢望.抱着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心想體驗一下在雲霧裡紥營的野外生活也不錯. 到了大東山上,果然如身處雲霧中,因為霧重,那些散佈山頭的一幢幢爛頭營營屋完全看不見.


除了濃霧風還很大,必須找個不當風的位置做屏障才方便紥營.山上除了雜草遍佈山頭,唯有營屋才能擋風,於是在濃霧中摸索着找尋營屋.最先發現是一間已有人入住的營屋,他們熱情地招呼我小坐一會後,不想打擾他們,再找了附近一間沒人入住的營屋,選擇了不太當風的一面紥下營來.  因為空曠的山上整晚都大風得很,即使位置不太當風,仍然聽得見風聲呼呼,營帳不停晃動,間中還夾雜雨打營帳的聲音. 這一晚就在風雨和山上微涼天氣中渡過,偶爾從營帳望出去,除了近處雜草什麼也看不見. 














第二天醒來, 發覺山風和濃霧沒有一絲減退, 打算一早下山, 照樣要在雲霧中摸索或有或無的山路前進.  透過濃霧,發現有人就在極為當風的草地上紥營, 經過一夜看來營帳仍然相當穩固, 我猜他們一定是露營高手. 













因為仍是假期,見陡峭的山路上登山的人跟昨天一樣不少,下山時天色則跟登山時剛好相反,先是在濃霧中摸索,落至半山天色漸漸開朗. 下山途中, 不再見蝴蝶的蹤影, 卻給我發現一隻巨蜘蛛掛在樹間, 走近細看, 原來牠結的網也大得驚人.  











半山處遇見一位獨自登山客, 以不太標準的普通話問我有沒有水, 我先是怔了一下,心想,登如此難行的山徑怎麼這人似乎沒有準備,走了還不到一半山路就缺水. 後來得知他是韓國人,他很自豪的告訴我,兒子在機場當工程師,這次即興行山沒太多準備. 我於是將一瓶備用沒動過的飲用水送給他,他連聲道謝後繼續登山.






2017年5月20日 星期六

洗腸經驗談

雖然據說有多位名人都曾長期定時洗腸, 可能這玩意始終屬於另類療法, 所以大約在近十年前, 我跟同事說起曾嘗試洗腸時, 他們都大表驚訝.

女士在追求美方面向來都比男士來得兇, 好像為了追求更美好的身材, 一些有風險的方法都敢於去試.  我絕對沒那種胆量.  當初嘗試去洗腸, 抱着一種嘗試新事物的心態, 但也不是盲目去試, 而是看過有關這種另類療法的介紹, 覺得它聲稱對健康有好處不無道理, 更重要的, 是它不倚賴藥物、不必讓皮肉受苦, 絕對安全.  我十分認同有些刊物把它歸類為自然療法的一種. 除了抱着好奇試新的心態, 當時也希望藉這種治療法能解決困擾我的偶爾性便秘問題,  因為據稱洗腸對此很有功效.

可能有些人容易把這種另類療法跟醫院裡的灌腸(enema)混為一談, 因而有點抗拒, 所以, 現在提供這種服務的店子, 都把洗腸稱為浣腸, 或稱結腸水療法(colon hydrotherapy).  做法其實很簡單, 就是將軟管由肛門伸進腸道, 輸入適度調節水溫和水壓的清水, 灌洗結腸, 不過整個灌洗過程是由儀器自動控制的.  這麼簡單的操作, 我在近十年前第一次嘗試時, 收費是$400一次, 那時候據說只有我光顧那店子提供這服務, 當時在香港算是新事物, 收費貴不奇怪.  奇怪在現在提供這種服務的店子已多了許多, 收費却一點也沒下調.  如果從供求關係影響價格來看,  有理由相信, 現在接受浣腸治療的人一定不少.

要說洗腸經驗, 那些長期洗腸的女士應該比我更有發言權, 因為我至今只做過三次, 肯定說的不夠全面和準確. 只想藉自己的親身體驗, 說一點看法.

第一次洗腸, 是在熱心推廣自然療法的袁大明有份創辦的大X自然健康中心那裡做的. 洗腸之前, 工作人員先讓我坐在椅子上, 雙腳置於一個電動腳底按摩器上, 按摩腳底約5-10分鐘. 完成腳底按摩後, 給我喝一杯清水, 說是有助排毒. 隨後進入一房間. 房間佈置簡潔清雅, 燈光柔和, 還播放着輕柔的音樂, 環境已先讓人精神放鬆. 換上有點像照X光時穿著那樣的寬鬆罩衣, 側臥在床上, 治療師便把連接洗腸儀器的喉管由肛門插入. 喉管不太粗, 又先塗了潤滑劑, 所以完全沒有不適的感覺. 開啟儀器後, 感覺暖和的水緩緩進入體內, 治療師調好了儀器後, 便離開房間了. 這是因為操作依賴自動化儀器, 她沒必要一直守候在旁邊, 暫時離開也可以減少尷尬. 過了大約10分鐘, 她再次進入房間, 一邊詢問我的感覺,一邊替我揉按開始感覺攪動微痛的腹部, 同時告訴我不必害怕灌洗的液體滲出, 完全放鬆心情好了. 雖然喉管是雙向, 灌洗時可通過透明的膠管看見灌洗液排出, 但事實上, 這樣的過程難免滲漏, 總有點兒尷尬. 因這緣故, 床上鋪設了膠布. 如是者, 她先後兩次進來觀察進程, 大約半小時多一點, 感覺被灌洗的腸道脹滿得憋不住了,  便讓我到洗手間去, 徹底排清. 不過去洗手間要走出房間外, 實在有點不便. 洗腸完畢後, 治療師又囑咐我再喝一杯清水, 當然也沒有忘記囑咐我, 最好每星期起碼做一次洗腸, 因為當初登記時填寫資料, 是表明自己受便秘問題困擾而上門的. 按照他們的建議, 如果要改善這問題, 應每星期至少做一至二次, 作為長期保健, 則每月做一至四次.

那次做完洗腸後, 似乎即時感覺整個人輕鬆了. 不過偶爾困擾我的便秘問題, 却未見消失, 可能真要像治療師建議那樣, 每星期花近千元, 定時去做才見效果吧.  不過那樣高的收費, 即使真的有效, 要是長期去做, 我負擔不起.   那麼,  後來為什麼又一而再, 再而三去洗腸呢?

第二次洗腸, 是因為從報章上得知, 深圳也有這種服務, 而且收費比香港便宜一半. 那是在一家醫院裏做的.   洗腸的房間大而簡陋, 除了儀器和床, 什麼也沒有了. 儀器看來頗新, 除了沒腳底按摩, 做法跟在大X自然健康中心的差不多, 較方便的是洗手間就在房間內.   第三次洗腸, 則是大約在兩年前, 看見某刊物上印有免費試做浣腸水療的coupon.  起初有點懷疑, 這種收費並不便宜的服務也有免費讓你去試的?  試過却一點不假. 那是在旺角的一家店子, 地方不大, 環境雅致. 因為免費試做志在宣傳推廣, 職員當然不遺餘力先給我介紹他們的設備和服務. 那裡有一個小房間, 放置着一台儀器, 據職員介紹, 那是全港獨家電腦控制逆滲透純水系統, 用作洗腸的水, 都先經這台儀器過濾. 洗腸也是在一小房間裡, 特別的是, 躺臥的床並非平直, 而是有點像牙科手術的躺椅那樣, 約呈160度的屈曲.   屈曲部位, 就是當人躺臥上去後臀部的位置, 有點像如廁間的坐廁那樣中空, 插入肛門的喉管和排放清洗過的液體都在那處.  比較起之前兩次的洗腸, 這設計自然舒服得多, 不用全過程都需保持側臥的姿勢. 還有就是, 職員只是教導我如何插喉管, 她講解清楚後便離開房間, 讓我自行操作, 免除尷尬.  儀器是調定時間的, 到完成洗腸的時候她才再次進房, 告訴我說, 最後還有一個程序, 就是給腸道補充乳酸菌, 因為清洗腸道時, 會將腸道內的益菌都給清除掉. 這程序也是經儀器自動進行的, 很快便完成, 但我完全察覺不到.

如果根據提供洗腸服務的店子提供的資料, 洗腸的好處多得很, 例如排毒美顏、消脂纖體、改善便秘、消除口氣、減壓健體、防止衰老等.  但經過三次洗腸, 除了即時感覺輕鬆舒暢了, 過後不久, 困擾我的便秘問題並沒有改善. 也許如果我願意在這治療法上花大量金錢, 效果會真的好得多,  但也開始令我認真思考對洗腸的兩種不同見解.

贊成洗腸的一派, 認為人在進食後, 未完全消化的食物會停留在結腸部位, 碳水化合物會發酵, 蛋白質會腐敗, 因而產生和積累毒素和致癌物質, 那裡是最需要定期打掃的一個有毒的化糞池. 清洗大腸便有助治療諸如慢性疲勞綜合症和減低癌症發病機會.    不贊成的一派, 主要論據是, 人體內部天然地保持一種平衡, 吃、喝、排都是自然的, 若非出現病症失調, 無需人為地干擾. 健康的人如果頻密洗腸, 可能擾亂這種平衡, 未必有好處.  兩種說法都有一定道理.  如果讓我這個過來人說出個人見解, 我覺得, 洗腸作為一種暫時性改善身體狀況的輔助治療法, 有一定作用, 當你被便秘問題困擾得嚴重的時候, 做完一次洗腸的確即時輕鬆暢快許多.  但不宜長期倚賴.  我曾寄予希望藉此改善的便秘問題,  經過幾次洗腸見不到明顯效果,  最後還是以簡單自然的方法得以大為改善, 就是每天早上空腹喝一杯室溫的清水, 持之以恆.  如果說洗腸是一種自然療法, 那麼, 我覺得它跟同屬於自然療法的按摩有相似之處, 都是不靠藥物令身體不適得以舒緩,不過我覺得,更積極地改善身體狀況的方法還是要靠自己,包括健康的飲食生活習慣和適當運動.

{原發表於2006年5月1日香港新浪同名網誌}

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單車上鎖也沒用

這個年代, 單車停泊在戶外, 上了鎖也沒用, 只求竊賊沒有盯上你的車子. 

作為一名單車愛好者, 踩單車多年,親身見證了有關單車的兩大改變.    一是補車軚早已被淘汰.單車輪軚(輪胎)有內外之分,外軚因為不太厚,尖銳物件容易穿透刺破充氣的內軚,以前單車舖的做法是將洩氣的內軚放進一大盆水裡充氣,目的是找出被刺穿的位置,然後以塗上膠水的一小塊橡膠修補該處.這種補軚很便宜,工夫卻較麻煩,現在取而代之內軚被刺穿就整條更換,收費當然貴許多而且不環保.這種只求方便犧牲環保的改變,不過是近幾十年眾多同類改變其中一例,令人痛心的還有大行其道的塑料瓶裝水,同樣只求方便,用完即棄.  


二是戶外停泊單車不再像以前那麼省心,以前曾流行車軚鎖,只需輕輕將附設於後輪上方的環形鎖推上,後輪就給鎖死,別人不能騎走,除非整輛單車抬走,那時候從不擔心這樣鎖上的單車會被偷走,事實上我也未遇過單車失竊. 現在根本沒人敢再用這種簡單的鎖,因為即使將單車鎖在停泊位或樁柱上,一樣有可能被偷走. 我以單車代步多年,近年就不止一次整輛單車被偷走. 不久前停泊於屋村單車泊位旁上了鎖的單車,第二天發現單車的前輪竟然不翼而飛,這種離奇的失竊我首次遇到. 因為單車前輪被拆下偷去,我不得不半推半抬走一段路到單車舖補回前輪,一路上有兩位路人見到我的單車的怪模樣,都忍不住說"咁離譜嘅",大概他們也猜到是怎麼一回事.
Picture 
在發現被偷走單車前輪那天,看新聞剛在香港推出的共享單車Gobee bike有多輛單車被拆走配件,我於是自我安慰:原來自己並非唯一的不幸者. 兩三天後,更發現有多輛共享單車被拋進城門河.如此行為,相信已非僅僅關乎公德心和貪念,背後可能隱藏陰暗的目的或者令人不可理喻的原因.

 Gobee bike創辦人說對香港感到失望,我想他是高估了香港人的公德心.相信常常以單車代步又不得不讓單車停泊於戶外的朋友,都知道單車有被偷去的風險,所以敢於戶外停泊的單車都不會太漂亮名貴,像Gobee bike那樣不鎖在樁柱隨處停放的單車更是十分少見,因為正如之前我說過車軚鎖信賴得過的年代早已在香港消失. 因遭遇過單車失竊,後來我改買毫不起眼的二手車來騎,結果仍然被單車竊賊看中,剛失去前輪的正是買了不久的二手車. 戶外停泊的單車,除了有機會整輛被偷走,還有可能遭到配件被拆走、輪胎被刺穿和購物籃被當作垃圾桶之類惡意或不道德行為,這讓我感覺香港人的公德心好不到哪裡,或者說部分香港人的公德心實在很差.

據說這款共享單車考慮到耐用性,單車輪胎是實心的不怕被刺穿,結構特別堅實零件不易拆卸,結果還是遭到破壞,能否在香港經得起考驗暫時未知. 我倒欣賞其不怕刺穿的實心輪胎,因為騎單車在路上輪胎突然洩氣的確狼狽,我遇到過車軚被惡意或意外剌穿的次數也不下10次.  
Picture 隨處停泊的共享單車 
Picture 
Picture 嵌入式單車響鈴,輕輕扭一下把手就響很方便
有人以香港的道路狀況指出不適宜共享單車存在,我認為至少部分是對的,相信即使繼續推廣共享單車,也只能局限於個別地區.再觀乎部分香港人的公德心,會否令共享單車尤其沒有固定泊位的智能式單車投資者卻步,仍是未知數.

2017年2月23日 星期四

天水圍探秘

說起天水圍,一般人的認知不外是個新市鎮,新市鎮旁邊還有個濕地公園,沒有什麼秘境可言.原來在靠近濕地公園位置有個小村落叫天水圍,這個叫天水圍的小村落,跟我之前認知的天水圍是一個地區或新市鎮很不同,而且位置隱蔽,偶然給我發現,因此視之為探秘.
知道有小路可通往魚塘後,我曾不止一次到訪魚塘,為的是拍照,也是郊遊.魚塘就在盛屋村旁一條無名小路進入,走到小路盡頭就見分叉小徑,右邊放眼盡是魚塘,左邊的小徑看不清通往哪裡,我以為魚塘都集中在右邊,所以我每次都揀右邊走.最近一次嘗試揀左邊小徑走,發覺深入處一樣有散落的魚塘,而且更多鳥類聚集.騎着單車前行不到10分鐘,就見到村落人家.
Picture盛屋村旁的無名小路
Picture 遠望天水圍村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村口頗為突兀的土地神(?). 看見如此格局,我怕村民不歡迎外來人,不敢貿然走進村內,只在外圍四周看看.
Picture 
村口右邊豎立了地名牌和元朗民政事務處的告示牌,才知道這就是天水圍村, 路口處也有食環處設置的大型垃圾筒.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村落另一邊是大片荒廢地,遠望有處地方看似堆滿被棄置的垃圾,好奇想走近看清楚,卻見一個女人和群狗眾集在垃圾堆旁,那女人更大聲喊不要拍照,為免麻煩我就不再停留,打算改天再來. 
Picture第二次來時見沒有人走近看,原來這堆被棄置的東西大部分是泥頭     Picture
第二次再到天水圍村時,在村口見到一輛沒載客的新界的士,我不知道的士司機是被召喚到來正在等客還是找個隱蔽地方休息一下,見司機步出車廂,我趨前搭訕,說這麼隱蔽的地方你都懂得來,對方說,駕的士的當然什麼地方都會去,他還告訴我,跨過那片荒廢地遠處就是天水圍的天慈村. 這天見近村口有一村婦在打理菜田,我走近客氣地詢問她是否可進村內看看和拍照,她說沒問題,不過別的村民介不介意就不知道,聽起來這個小村落的居民間關係有點疏離. 最先吸引我注意的是村口那幢兩層高的黃色村屋,細看原來整幢村屋架空建造於泥灘上.
Picture
沿小徑往裡面走,發覺所有村屋都是這種兩層高形式,有些村屋下面的泥灘已乾涸.村屋排列疏落,除了之前提到的村婦,靜得不見人影,看來這條不知歷史有多久的小村落居民不多. 嘗試再往裡面走,離遠見有幾隻放養的狗擋路毫不友善,就折返村口了.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Picture
查看天水圍新市鎮的發展歷史,知道那裡本來是一大片濕地和魚塘,眼見的隱蔽小村也正正是在濕地之上,我相信這小村的面貌可能就是未開發時整個天水圍新市鎮的縮影,可惜在網上查遍都沒有關於這個隱蔽小村的資料.
若不是探遊魚塘間小徑,不知道原來有路徑可通往邊境路,直達尖鼻咀,就是幾年前我曾經流浮山那邊進入的地方,也未必知道原來濕地公園旁邊有條叫天水圍的小村落.小村落前行不遠見有鐵絲網圍起來的地方就屬於濕地公園特別地區.不過令我看見不舒服的是,距離數十步之遙前方一處小路邊,竟然被當成垃圾棄置和焚燒站,棄置的物件大如雪櫃都有,該處已被燒成大片黑色,因位處濕地附近又有水道,估計對自然環境已做成污染.
PicturePicturePicture

2016年12月4日 星期日

Langkawi的渡假酒店

在浮羅交怡(Langkawi)住過一間隱藏於熱帶雨林裡的高腳木屋酒店, 自此念念不忘, 不是因為隨時有猴子到訪和酒店範圍有巨蜥蝪爬行令我忘不了, 主要是喜歡那種身處大自然的感覺, 這次跟團再去浮羅交怡, 對再次入住這類渡假酒店帶點期望, 不過跟團住什麼酒店都一清二楚, 旅行社雖列明有三個可能選擇, 網上逐一查看都不是這類型渡假酒店.  
結果我們入住的是一間沙灘渡假酒店Century Langkasuka Resort.   這酒店前身名Fours Points by Sheraton, 估計應該易名時間不長, 因見酒店門匾以油漆遮蓋的舊名仍隱約可見, 未重新掃上新的酒店名稱, google地圖的定位顯示也仍然沿用舊酒店名稱. Picture
Picture 
心想, 若曾是Sheraton旗下的酒店應該不差.  進了酒店大堂, 透過旁邊落地玻璃門望出去, 就看到泳池和海, 泳池特大而且面對海景, 讓我一見就喜歡上, 見離晚餐時間還有近一小時, check in後我急不及待跑到泳池來回游了一趟.  事實上這個海景泳池正是酒店最大賣點, 除了夠大游起來暢快, 躺坐在池邊看海看日落和晚霞也是一大快事.  所以入住三天除了出外活動, 大部分時間我都呆在泳池邊.  

Picture
黃昏不同時間拍攝的泳池、沙灘和天空景色: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據我觀察, 大部分入住酒店的客人都喜歡往外跑, 尤其跟團的, 當地導遊和領隊必定極力遊說團友參加一些自費活動, 不會讓你有時間留在酒店裡, 所以我在以前的遊記都說過, 跟團去旅行住再漂亮 的渡假酒店其實有點浪費, 原因是若依足領隊導遊的安排, 你根本只剩下吃早餐和睡覺的時間停留在酒店裡.   明乎此, 若跟團去旅行, 知道會入住不錯的渡假酒店, 我未必全程跟隨大隊整天往外跑, 會盡量留在酒店享受一下悠閒時光.  較典型的經驗是其中一次去峇里島, 我將該次旅行感受寫成了<峇里島渡假酒店體驗>.   不參與導遊安排的自費活動, 也因為之前我去過, 像今次其中一天出海到巴雅島玩浮潛.   當天所有團友都外出, 發覺偌大的泳池靜得空無一人, 看來跟酒店的入住率不高也有關.    可能是出於安全考慮, 現在渡假酒店的泳池大多水不太深, 很少過頭, 這特大泳池水深只有4呎,  僅可游泳, 絕對不能玩跳水, 深度更是全個池劃一.  不知道是否因泳池水淺關係, 酒店方面沒有安排救生員當值. 不過見泳池旁邊的兒童遊戲室和健身室同樣沒人當值, 估計是因應住客不多節省人手.  只見兒童遊戲室門外設置了緊急求助電話.   我就在這樣靜得連救生員也沒有的望海泳池和健身室肆意放鬆了一天.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據說Century Langkasuka Resort屬4星級, 我不太在意酒店有多少星, 倒是比較看重酒店的環境, 比如隨後入住吉隆坡的Grand Millennium Hotel列明5星級, 逛街購物是方便了, 因位處最熱鬧的市中心, 但酒店四周都是如牆的高樓, 窗外望出去見仍在趕工的地盤, 面積不大的泳池旁邊就正對地盤, 兩者環境差別很大. 若入住後者, 我覺得整天往外跑都沒所謂了.   當然, 渡假酒店跟非渡假酒店不能簡單拿來比較, 按我個人觀察, 5星級酒店不止設施優勝, 還在細節方面很重視, 這點Century Langkasuka Resort就做不到.   當我發現房間門外有被撬過的痕跡, 門鎖卻是正常的我沒有驚訝, 因為以前入住別的酒店也遇到過, 這說明酒店房間並不安全.  記得去年入住長灘島的渡假酒店, 陽台玻璃門的門鎮是鬆脫的, 雖有點擔心, 衡量過周圍環境照樣泰然處之. 不過這類事情在真正稱得上5星級酒店裡不會發生, 就算房間曾被撬過, 也必定修復至讓客人看不見痕跡.   不過這次發現的情形有些古怪, 被撬的不是門鎖位置, 而是門鎖上方正對門裡邊安全扣的位置, 若是曾遭爆竊, 即是說當時房內有人, 因為那個安全扣是房內有人才能扣上的.  後來更發現另一件讓我捉摸不透的事情, 我入住的是三樓, 因好奇順着樓梯往下兩層巡看了一遍, 竟然發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房門外都有相同被撬過的痕跡, 只是被撬的深淺程度不同而已.   這反而令我覺得這種被撬過的痕跡很可能不是曾被爆竊, 而是酒店維修弄出來的, 雖然我仍然想不明白為何會這樣做維修, 不然的話, 一間渡假酒店百分次九十以上的房間曾被爆竊過, 聽起來實在好嚇人.
PicturePicturePicture

2016年10月23日 星期日

我猜游蕙禎

雖然不是游蕙禎肚裡的蟲, 她有兩樣事情相信我猜得沒錯.  一是她用英語來宣誓, 並非要炫耀自己英文好, 無非是覺得用英語說出支那對大眾沒那麼刺耳, 甚至以為不是人人聽得懂就蒙混過去, 那就可以每月安穩袋她的十萬元和坐進寬敞的辦公室, 又達到羞辱中共其實在侮辱中國人包括她自己在內的目的, 雖然她和本土派一伙人創造了香港民族這個怪誕名稱把自己歸頖進去, 自以為自己不是中國人.    同樣原因, 覺得說粗口痛快的游蕙禎不會愚蠢到不知道在那種場合說粗口不恰當, 何況大眾對女士口出粗言不似對待男士般寬容, 她自以為聰明地認為, 說英語粗口就沒那麼刺激到大眾能蒙混過去, 沒料到激起眾怒.  

第二樣事情, 是上星期三的首次立法會會議, 她滿以為梁君彥批准她再次宣誓就得米過關,  所以當天她的裝扮特別講究, 上午穿一襲藍色連身裙, 亮麗得我在電視機前都忍不住多看幾眼, 轉眼間她又像大明星一樣換了不同裝束, 明明是心情大好以為可趁機會炫耀一下.   誰知政府和建制派先後出手阻止她和梁頌恆再次宣誓, 當不當得成議員暫時仍是未知素, 她心情如何可想而知.    

游蕙禎的能力如何我不知道, 她的言行有點畏首畏尾卻很清楚, 高調自稱本土派, 堅稱宣誓時沒做錯, 又沒膽量用本土語的廣東話粗口和支那痛快說出來?!   別說我附和一些坊間說法, 她這樣做無非是不想輕易失去立法會議員這份筍工, 事前她可能也估量過, 即使用英語說了不能蒙混過關, 也容許再一次宣誓, 不過這回她可能計算錯了. 


2016年5月7日 星期六

香港人的國籍

有位馬來西亞的網友在我說奶昔那篇文章留言, 問我"你真的是香港人嗎?" 令我覺得奇怪, 我猜可能她認識的香港人都不喜歡喝奶昔的. 那麼, 就近期對香港人身份有所感瞎說一通, 順便回應她.  

大概像我這樣並非八十後九十後在香港出生的人, 才會對身份這議題有另一種感受, 是不同於高喊"我是香港人, 不是中國人"那些年青人的感受, 也不同於處處強調自己是百分百香港人, 生怕別人誤把他當成大陸新移民那些人的感受.   話說當年第一次申領護照時, 填寫表格時理所當然地在國籍一欄填上中國籍, 到連同出世紙一起遞交表格時, 被人民入境事務處的官員說我填錯, 告訴我不能填中國籍, 必須填上英國籍. 老實說, 當時心裡覺得彆扭, 不是因為我如何愛國, 如何覺得身為中國人而自豪, 只是不明白自己明明是中國人, 為什麼不允許照實填寫. 但為了順利申領護照以便出外旅行, 我不得不依.   後來大約弄清楚, 原來有香港出世紙的人. 都被視為英籍,  那時候的護照不叫BNO, 也不是棗紅色軟面, 而是黑色硬皮, 封面有兩個洞洞的特別式樣, 我也記不起為什麼同樣是港英時代的港人護照, 會忽然改變式樣, 反正那時候沒有特區護照, 出外旅行就要用它, 到期便換新的了, 換的時候才知道來了個大變身. 留意一下, 不止是護照式樣變了, 國籍一欄的寫法就完全不同, 舊護照是Citizen of the United Kingdom and Colonies, 新護照就寫成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就是現在慣稱的BNO了. 
Picture 舊的護照持有人姓名和護照號碼, 分別顯示在那兩個洞洞位置 

我想, 那些高喊"我是香港人, 不是中國人"的人, 如果知道過去香港人的國籍身份是這樣尷尬, 換言之, 那個時候你想認自己是中國人也不行, 會不會慨嘆生不逢時呢.  我就覺得這不過是一場把戲, 不妨拿自己來自嘲一番: 殖民地時代, 英國人規定你是英國籍, 英國人走了, 哪管你是什麼國籍, 你做回中國人好了. 這算不算是被愚弄呢? 如果你煞有介事地以為那個所謂英籍就等於享有居英權, 就能享有英國人所享有的一切福利, 一到九七就被終止了, 那真的會覺得被愚弄. 我才不那麼天真. 

因為有所經歷, 親身見證時代不同的變化, 我相信像我這樣年紀土生土長的人, 反而不會處處強調自己是香港人,  更不會滑稽到一面高舉英國旗, 一面高叫"我是香港人"的. 
我當然知道, 那些激憤地拒絕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人, 有部分人無非是要跟大陸人劃清界線, 是因為不少大陸人的行為不堪, 更可悲的, 是因為近年中國內地發生許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人權法治又倒退, 令人慨嘆這個國家怎麼會變成這樣, 對"中國人"這個身份生起厭惡之情.  另外也有些無時無刻地強調自己是百分百香港人的人, 實質潛意識裡充滿看不起大陸人的優越感.  其實依我說, 身份國籍這玩意, 既沒得你選擇, 又有點虛幻, 切莫太執著, 免得令自己不開心.  即使你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就算怎麼不喜歡中國人這個身份, 就算喊破天說不做中國人, 你的特區護照國籍一欄上, 還是清楚印明CHINESE. 不過如果你有錢有辦法, 要改變"中國人"這身份又不是難事, 像寫了本<來生不做中國人>的鍾祖康, 娶了個挪威老婆, 就不必等到來生已經不再做中國人, 已成為挪威人了. 至於那些億萬富豪, 就更不會被身份國籍這問題困擾了, 因為錢就是他們的身份, 國籍是可以用錢買的, 沒有什麼好擔心. 不過, 就算擁有一本外國護照, 因為長着中國人臉孔, 外國人第一眼還是認定你是中國人的. 身份國籍這事情既身不由己, 又可以人為改變, 所以我才覺得虛幻. 

(17/10/2012@epeace128.mysina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