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汪洋中的天空之鏡

天還沒亮就要起床,酒店的早餐也來不及享用,清晨六點鐘就要登上旅遊車出發,為的是去看天空之鏡.








(當地旅遊公司的宣傳單張照片)

從吉隆坡前往天空之鏡,先要坐車一小時多到指定碼頭,再乘快艇半小時才到達.除了要預足夠時間,更主要的是這面"鏡"只在限定時間才出現,所以不得不辛苦點早起床和只吃簡便的早餐盒. 

這麼早出門,老天爺也給了我們一點小回報,是在船上欣賞到暖人心脾的朝霞和日出.


快艇沿着雪蘭莪河駛向馬六甲海峽,半小時後我們已身處四周望不見盡頭的汪洋船上.船家忽然將船停下來說到了,叫我們猜猜哪裡是天空之鏡.沒有人猜得透茫茫大海哪裡會有什麼天空之鏡.船家指着船的右方一片水域,說就是這裡了.我心想,在茫茫大海中央水肯定不淺,如何能落腳.
  
轉眼已見船家在船邊放下一把木梯到水裡,原來我們身處的位置海水並不深,海水沒浸過木梯一半. 大家紛紛脫掉拖鞋下到海裡,感覺腳底下是軟綿綿的沙.


過不了五分鐘,最初浸沒小腿的海水已神奇地退到了腳眼以下位置,可以清楚看見腳底下是灰色的沙,還有不少寄居蟹和細小貝殼類動物在游動. 


眾團友正忙於張羅拍攝道具和找尋合適位置拍照之際,因潮退而露出的沙洲面積卻在不斷繼續擴大,其中一邊海水更退得如同沙岸.我真佩服船家計算時間的準確,原來所謂天空之鏡,就是雪蘭莪州外海隨潮汐變化顯露出來的一大片沙洲.  不過要有鏡的效果不能沒有水,所以要拍攝到好看的照片就要揀仍有水淹的地方,最理想的最好還要晴空萬里藍天白雲.那天天氣時陰時晴不算理想,好在也有過一陣藍天.


由於我們一團人數眾多,旅遊公司隨船安排了兩名攝影師幫團友拍照.這兩名攝影師可說幫了大忙,因為據現場觀摩和親身嘗試拍攝,發覺若要拍攝出天空之鏡的效果,非得學他們那樣不介意瞓身淺灘上,盡量以仰角拍攝. 樂得有經驗的攝影師代勞,人人都爭着找他們拍攝自己心目中的造型,或按攝影師的建議來擺姿勢.

值得一讚的,是這兩名隨團攝影師並非像以往慣見的做法,將拍下的照片不管團友喜不喜歡都一律沖印出來,事後讓團友認購,而是稍後把所有拍攝的數碼照片直接傳送到各團友手機上,這樣既便捷又環保.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古姆洛夫

快到達古姆洛夫時,導遊在車上特別提醒我們,因為旅遊車不能駛進古城堡,下車後要走一段頗長的石板路才到入住點,行李要交托酒店員工代為搬運.這更增添了我對此陌生地的神秘感,以為當天晚上我們會住在古堡裡.其實是我會錯意,古姆洛夫位於捷克,是個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古城,該處有著名的城堡,矗立在古城最高處,我們當然不是入住那裡而是入住酒店.

下車時天色已開始昏暗,眼前是狹窄微斜的石板路,兩旁都是格調古舊又精緻的建築物,雖然要徒步15分鐘才到達酒店,在那種氛圍下漫步我覺得很舒服.

古城的中心點是廣場,入住的酒店就在廣場邊.走到廣場已見半圓的月亮掛在天邊.


廣場一邊隱約傳來歌聲,循歌聲望去,發現昏黃的燈影下有一賣藝女郎在邊唱邊舞動腰肢,我覺這場景十分動人,稍稍走近女郎,希望可以更清楚欣賞到她的表演,越看越喜歡,忍不住用手機記錄下她的一段表演以作留念.

住的酒店Hotel Zlaty Andel很特別,所有房間設計都不規則,這點導遊事前也提及,他說房間隨機分配的,不過他特意沒說連房間大小也不同、有些有浴缸有些沒有,幸好我們這團人並非事事計較.在分配了房間後,出於好奇,團友之間互相參觀別的團友房間,發覺房間的設計可用千奇百怪來形容,像我住的房間裡面的浴室洗手間,天花板竟然是斜的,有些位置低得碰着頭. 聽說這間酒店是古堡一類舊建築物改建而成,可能因結構不能改動,所以內裡的通道高高低低兜兜轉轉,帶點神秘感,特別的是連房間裡的傢具看似古物,彷彿已經歷了許多世紀似的.不過這酒店整體給我的感覺還不錯.





整個古城最漂亮的景觀,我覺得是從城堡高處往下望,可以看到全個古城.在古城停留了一個晚上,第二次離開時天空下起雨來,雨點沒有掃我們的興,大家像滿懷收穫般冒雨沿原路返回城外停車場.




睜開眼看, 世界不止兩種顏色

世間本來色彩繽紛,但可悲的是香港近年不少人如同患了色盲,眼中只有黃藍兩種顏色. 其實真正可悲的是,這些人把所有香港人都歸類為所謂黃絲藍絲,這種非黃即藍的簡單歸類法已導致人際關係緊張,不少人精神綳緊,脾氣變差. 最近常見有人把巴士地鐵上或街頭因小事而爭執的短片放上網,可能就跟香港人脾氣變差有關. 用顏色來說事形象鮮明本來不錯,台灣也有藍綠陣營,但藍綠只分別代表國民黨和民進黨,支持國民黨或民進黨的人不會亂指不支持他的人是綠或藍. 我們常說生活簡單就是幸福,但世間人和事卻複雜得很,不可能簡單化看待,如果越來越多人淪落到對人和事的看法只有非黑即白的境地,那將會是悲劇,因為這樣會衍生仇恨.  把任何事情以至人都看成非黑即白的人除了頭腦簡單,我覺得跟偏見有很大關係.  想起好多年前在醫院共事的一位同事,他腦子裡極度看不起大陸來的新移民,覺得自己本來就是香港人特別清高,在面對病人或家屬時,凡遇到較麻煩或他不喜歡的,事後都在我面前發洩一番,罵他們是大陸婆大陸佬. 其實以我在場觀察那些病人和家屬不似新移民,我說不同意他的看法, 他都依然固我,一有機會就在我面前發洩對新移民的不滿. 我知道不能改變他的態度和偏見,只希望他的偏見不要影響工作,不過與他共事時真的要不止一次幫他善後.

柏林秋色

初秋的柏林明顯有涼意,我沿着酒店外面的小路漫步,已感受到陣陣秋天氣息,樹木有些已換上秋裝,地上落葉和果實也不少,最令我驚喜的是在寧靜的小路旁發現一株蘋果樹,掛在樹上的都是一個個可愛小蘋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