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7年7月8日 星期六

大東山風雲記

想不到盛暑天氣下,假日仍這麼多人登大東山,尤其是取道出名難行的黃龍坑郊遊徑.黃龍坑郊遊徑之所以難行是因為陡,心想只要預足夠時間,中途多休息不是問題,原來負重登山跟之前一次輕裝登山完全不同,感覺要付出的體力以倍數增,當然也跟上次是涼爽天氣登山有關.這次炎夏負重登山,全因打算留在山上看日落,在山上紥一晚營第二天才下山,所以帶了營帳和所需物品.這一念頭是上次登山時碰到一家三口,其中包括一名幾歲大的小孩,剛在山上紥完營落山而起的,那次聽他們說山上冷得沒法入睡,我於是想到,既然幾歲大的小孩都做得到的事情,我也應該嘗試挑戰一下自己,只要揀夏天山上紥營就不怕凍到睡不着.

大東山又名日落山(英文名Sunset Peak),若不是為一償山上看日落心願,炎熱天氣下我是沒興趣行山的.由黃龍坑起步時,天色還算清朗.  














經過數不清多少次中途休息,氣喘噓噓上到半山,只見山徑和林木開始瀰漫霧氣,更有不少蝴蝶飛舞,眼前仿似仙景的環境頓時驅走身體一些疲累.    


走到黃龍坑郊遊徑山上的盡頭,意味着越來越接近大東山頂,不過這時的視野卻差得很,濃霧籠罩山頭,已看不清二、三十步以外的景物,更不用說能看得到東涌新市鎮和機場. 












時近黃昏,眼見這樣的天氣, 對觀賞日落和晚上看星星已不存奢望.抱着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心想體驗一下在雲霧裡紥營的野外生活也不錯. 到了大東山上,果然如身處雲霧中,因為霧重,那些散佈山頭的一幢幢爛頭營營屋完全看不見.


除了濃霧風還很大,必須找個不當風的位置做屏障才方便紥營.山上除了雜草遍佈山頭,唯有營屋才能擋風,於是在濃霧中摸索着找尋營屋.最先發現是一間已有人入住的營屋,他們熱情地招呼我小坐一會後,不想打擾他們,再找了附近一間沒人入住的營屋,選擇了不太當風的一面紥下營來.  因為空曠的山上整晚都大風得很,即使位置不太當風,仍然聽得見風聲呼呼,營帳不停晃動,間中還夾雜雨打營帳的聲音. 這一晚就在風雨和山上微涼天氣中渡過,偶爾從營帳望出去,除了近處雜草什麼也看不見. 














第二天醒來, 發覺山風和濃霧沒有一絲減退, 打算一早下山, 照樣要在雲霧中摸索或有或無的山路前進.  透過濃霧,發現有人就在極為當風的草地上紥營, 經過一夜看來營帳仍然相當穩固, 我猜他們一定是露營高手. 













因為仍是假期,見陡峭的山路上登山的人跟昨天一樣不少,下山時天色則跟登山時剛好相反,先是在濃霧中摸索,落至半山天色漸漸開朗. 下山途中, 不再見蝴蝶的蹤影, 卻給我發現一隻巨蜘蛛掛在樹間, 走近細看, 原來牠結的網也大得驚人.  











半山處遇見一位獨自登山客, 以不太標準的普通話問我有沒有水, 我先是怔了一下,心想,登如此難行的山徑怎麼這人似乎沒有準備,走了還不到一半山路就缺水. 後來得知他是韓國人,他很自豪的告訴我,兒子在機場當工程師,這次即興行山沒太多準備. 我於是將一瓶備用沒動過的飲用水送給他,他連聲道謝後繼續登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