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年10月23日 星期日

我猜游蕙禎

雖然不是游蕙禎肚裡的蟲, 她有兩樣事情相信我猜得沒錯.  一是她用英語來宣誓, 並非要炫耀自己英文好, 無非是覺得用英語說出支那對大眾沒那麼刺耳, 甚至以為不是人人聽得懂就蒙混過去, 那就可以每月安穩袋她的十萬元和坐進寬敞的辦公室, 又達到羞辱中共其實在侮辱中國人包括她自己在內的目的, 雖然她和本土派一伙人創造了香港民族這個怪誕名稱把自己歸頖進去, 自以為自己不是中國人.    同樣原因, 覺得說粗口痛快的游蕙禎不會愚蠢到不知道在那種場合說粗口不恰當, 何況大眾對女士口出粗言不似對待男士般寬容, 她自以為聰明地認為, 說英語粗口就沒那麼刺激到大眾能蒙混過去, 沒料到激起眾怒.  

第二樣事情, 是上星期三的首次立法會會議, 她滿以為梁君彥批准她再次宣誓就得米過關,  所以當天她的裝扮特別講究, 上午穿一襲藍色連身裙, 亮麗得我在電視機前都忍不住多看幾眼, 轉眼間她又像大明星一樣換了不同裝束, 明明是心情大好以為可趁機會炫耀一下.   誰知政府和建制派先後出手阻止她和梁頌恆再次宣誓, 當不當得成議員暫時仍是未知素, 她心情如何可想而知.    

游蕙禎的能力如何我不知道, 她的言行有點畏首畏尾卻很清楚, 高調自稱本土派, 堅稱宣誓時沒做錯, 又沒膽量用本土語的廣東話粗口和支那痛快說出來?!   別說我附和一些坊間說法, 她這樣做無非是不想輕易失去立法會議員這份筍工, 事前她可能也估量過, 即使用英語說了不能蒙混過關, 也容許再一次宣誓, 不過這回她可能計算錯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