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年2月10日 星期三

他們為什麼戴口罩

最怕戴口罩, 原因之一,  戴上了不能痛快地呼吸, 感覺比身處高原更難受;  二是眼鏡易產生霧氣, 對必須依賴眼鏡的我覺得頗困擾, 我不知道別的戴眼鏡人士戴口罩時如何處理這問題.   所以就算沙士肆虐期間我也沒戴口罩, 直至後期見幾乎人人都戴上口罩, 為免被視作異類才買了口罩來戴一下, 不過戴不了幾天, 沙士疫情已結束, 因而我至今仍未習慣戴口罩.  

我想, 就算不似我那般抗拒戴口罩的人, 絕大部分人非必要也不喜歡戴上口罩幪着臉去見人的.  不過相信有些人例外, 要不, 為何昨晚出現在旺角製造事端的一群人, 他們聲稱沒有預先計劃搞事, 卻人人都戴着口罩, 除了那個早已出名又曾多次被捕不怕曝光的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 說明他們隨時隨地都帶備口罩和不愛以真面目示人.  一群人為何幪面出現在旺角街頭, 後來發生的事情已告訴了我們. 他們幪面行事的原因,  實質是像賊仔一樣心態, 知道警方有專人錄影和傳媒拍攝, 害怕做過的事情事後被追究.  不過就算幪了面, 面對傳媒拍攝一樣害怕, 電視新聞畫面就拍攝到這些幪面人兇記者, 為阻止記者拍攝以破玻璃瓶傷及記者.  試問如果行為正義光明正大, 怕什麼負責任呢?   看電視新聞黃台仰否認他們預早計劃搞事的一番話, 說暴亂發生後他們才從辦公室運來長棍等武器, 我對他們是否早有預謀不感興趣, 反而好奇他們的辦公室竟像個武器庫, 可以瞬間提供大量超長的棍棒去對付警察,  令暴亂初期因警力不足警察處於下風以致多人受傷.  說起這黃台仰真是個奇葩, 他不止視被捕如家常便飯, 還語出驚人說擲磚頭這種隨時可致命的行為不算暴力.   雖然年初一晚上發生的暴動令我心痛不安, 不過轉念一想, 幸好大部分搞事的人不像黃台仰一樣沒戴口罩幪面, 說明他們心虛, 連一點心虛也沒有的人去搞破壞才真的令人心寒.  

沒有留言: